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说:喻鸢缘 作者:txt下载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司徒先生请在此等候,我家主人随后便到。”将司徒雷领到一处偏僻的小院之后,昨晚送信的黑衣人便退了下去。

    司徒雷环顾了下四周,伸手摸了摸怀里揣着的匕首,然后端坐于院中的石桌前,闭目等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正主才出现。

    司徒雷睁开眼看着来者,虽然已经在心中有所猜想,但是见到活生生的宁泽还是有些吃惊,“宁……果然是你。”

    “司徒兄别来无恙。”宁泽背着手走过来,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眼神却感受不到半分温度。

    “你……”

    “司徒兄是想问我为什么还活着?”宁泽拂去凳子上的落叶坐了下来,“还是想问我怎么没有死?”

    “为什么回来?”司徒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

    “为什么回来我想司徒兄心里很清楚。”宁泽冷笑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还放不下么?”

    “放下?哈哈哈。”宁泽放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若是司徒兄你的家人被人杀害,你能放下么?”

    “可是沐凯已经死了。”司徒雷道。

    “那又如何?不是还有他的孩子么?”宁泽说的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还有这个江山啊。”

    “真的要走到这步田地吗?”司徒雷明白眼前的人早已经不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义薄云天,忧国忧民的宁泽兄了,他不由得在心里叹息。

    “司徒雷,二十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倒变得这么有仁慈心了。”宁泽站起身来背对着他,“沐凯杀我全家,难道我还要对他感恩戴德?你别忘了,你的女儿也是死于他沐家之手。”

    听宁泽提到自己的女儿,司徒雷脸上肌肉跳动,他冷声道:“若不是你揭露她女子的身份,我想我的敬儿现在还活得好好的,那我是不是也该找你报仇?”

    “司徒兄,当你让你女儿进宫的那一刻起就该想到会有怎么样的结局。”宁泽言下之意便是,你女儿的死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见司徒雷不语,宁泽回身看了他一眼,道:“而且,你就真当沐凯不知道她的身份么?”

    “你是说……”

    “哼,其实沐凯那个老匹夫早就知道你女儿的真实身份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暗中关注着你司徒家的消息,你司徒雷有几个孩子,是男是女他会不知道?”

    “那他明知敬儿是女子,那为何还要……”是了,司徒雷手握成拳,宁家消失后司徒家便成了他心中最大的刺,就算他们司徒家远离权利中心且一再表明自己的忠心,可是杀心已起又如何会轻易平息下去?招敬儿为驸马也只不过是他的一步棋罢了,敬儿的女子身份便成了他击溃司徒家的利剑。这么一想司徒雷只觉得心里发寒,沐凯啊沐凯,没想到你的城府如此之深。

    “现在你懂了吗司徒兄?”宁泽看着司徒雷,“就算没有我揭露你女儿的身份,时机一到沐凯也会以此为借口灭掉你司徒家。就算他死了,还有他的女儿,那位女皇帝。说起来她和她娘倒是真像。”宁泽说完露出讥讽的笑容。

    宁泽的话让司徒雷心里五味陈杂,到现在他的女儿都还在为守着沐家江山而努力着,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对象。

    “所以司徒兄,这样的主子还值得你去护着他吗?”宁泽特地加重了主子两个字。

    “可是沐凯已经死了……”

    “司徒兄你怎么还不明白?”宁泽恨铁不成刚般的望着司徒雷,“沐家已经不需要我们这两大护皇家族了,所以我们无论反还是不反,都没有生存下去的余地。”

    “宁兄你想怎么做?”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般,司徒雷问道。

    “太好了司徒兄,你我兄弟二人联手,何愁大仇不报。”宁泽伸手拍了拍司徒雷的肩膀,脸上的表情甚是欣慰。

    “主人你真的相信他么?”司徒雷走后,先前带他来的黑衣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显然他一直躲在那里听着他们的谈话。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宁泽看了他一眼,“这二十多年来,我辛辛苦苦却只凑了一群江湖草莽,若是有司徒雷的龙牙军的帮助,我们的计划会顺利很多。”

    “可是少主人、李大人和康大人手里不是都有一小部分军队吗?”黑衣人不解道,“再加上五毒教为主人您炼制的秘密武器难道还不足以摧毁沐家江山?”

    “哼,五毒教炼制高级尸人的要求太过苛刻,目前为止也才完成了那么一小队,哪里抵得上千军万马?”宁泽道,“而且我若要赢绝不像沐凯那个小人那般偷偷摸摸的,我要赢那便是光明正大,我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沐凯当初是怎么用卑鄙的手段陷害忠良的。”

    如画私自带着延平出宫的事让如歌大为光火,虽然延平只是受了一点惊吓,但如歌还是把如画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哼,臭如歌,就知道教训我。”如画十分没形象的坐在殿外的阶梯上狠狠的撕扯着手里的草,“一点都不了解皇上的心思,真是枉费跟了皇上那么多年。”

    “你站住。”如画嘴里正骂着如歌,眼角却瞥见一个宫女端着托盘往殿里走,她扔掉手里的草,站起身来走向宫女。

    宫女应声站住,转身低着头,给如画行了个礼道:“如画姐姐好。”

    “嘴倒是挺甜的。”如画围着她走了一圈,“抬起头来。”

    “是。”宫女听话的抬起头来直视着如画。

    “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如画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宫女,宫里的宫女太监不说她全都认识吧,但也大部分眼熟,而面前这个宫女……她把脑子里的人都过了一遍,却没有对的上号的。

    “奴婢刚进宫没多久。”宫女低头回答道。

    “以前给皇上送茶的不是你吧。”如画眯着眼睛问,“以前给皇上送茶的那个宫女呢?”

    “奴婢不知。”宫女摇头。

    “谁让你来给皇上送茶的?”如画又问。

    “是如歌姐姐。”宫女低头回答。

    如画见她不像是在说谎,于是挥手道:“你去吧。”

    “如歌怎么会突然换掉那个宫女?”如画纳闷的想到。

    她今晚本来是想在这里拦住那个宫女的,上次无意中撞见她和林喻偷偷摸摸的私下见面之后,如画心里就一直觉得这个宫女有些古怪,本想今日拦住她探探究竟,没想到如歌却把她给换走了,这使她更加的疑惑。

    如歌为什么要换走这个宫女?

    “如歌。”如画一把推开如歌房间的门,“你为什么把以前给皇上送茶的宫女给换掉?”

    如歌见如画突然推门进来,把正在看的东西藏到身后,站起身来责怪如画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如此冒冒失失?”

    “你为何突然换了以前的送茶宫女?”如画不管如歌的责怪,质问她道。

    “你不是说她有问题吗,我把她换了有什么不对?”如歌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宽大的袖子滑下遮住了手。

    “这……”如歌一句话便将她满肚子的疑问堵住。

    “你此次带皇上出宫便被袭,根据赵统领的调查刺客属于三皇子余党,所以三皇子余孽定然还存在于宫中,任何在皇上身边的不稳定因素我都要予以铲除。那么我换了那个送茶宫女有什么不妥吗?”

    “可是。”如画看了她一眼,“那个宫女是和林大人见的面,而林大人是驸……司徒敬的好朋友,难道林大人和三皇子是一伙的?”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谁也不能信。”如歌捏了捏手心里的那张纸条,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害怕,她叹了口气对如画道,“皇上身边可以完全信任的,大概只有你我二人了。”

    打发了如画,再次确定周围的情况之后,如歌来到纸条上写的地址。她打量着四周,这里是一处非常偏僻的农家小院,屋里黑漆漆的也没有点灯,她小心翼翼的用剑柄推开房门,向里面望了一眼,里面隐约坐着一个人影。

    “你来了。”

    “恩。”如歌点头欲言又止道,“你……还活着?”

    “是。”司徒敬也不在躲藏,从暗处走了出来,撕下脸上的伪装。

    如歌借着一点月光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山野村妇一点一点的撕下脸上为了掩人耳目的装扮,显现出她的真面目。虽然如歌在那里之前已经知道司徒敬还活着,但是在看到尸体被毁得一塌糊涂的人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她还是微张着嘴巴倒退了一步。

    “驸……马。”

    “我已经不是驸马,如歌你叫我司徒敬便是。”司徒敬走过去将如歌拉进屋,又向外张望了一下将门关上。

    “驸……司徒姑娘你为何又回来?”如歌想起司徒敬是女子的事实,于是便唤她司徒姑娘。

    司徒敬乍一听这个称呼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她楞了一下才道:“我回来自是为了延平。”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