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

小说:最后的血夜 作者:txt下载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他们按照雪神说的北方向行走,很快就到达了山顶,这里并不平坦,有着碎石和浅沟,雪在这里很平静,岩壁在风的擦拭下弥漫着古老的气息。

    在岩壁旁有一条宽大的深沟,深不见底,好像有股阴森在挣扎出来,天迦仰望天空,他们的正上方有一团五色彩云,在日光的投射下熠熠生辉。这让他惊诧不已,因为他能依稀感觉到这朵云蕴藏着可怕的力量,似乎随时会崩塌。

    大家要注意警惕。落云回头认真地说。我们无从得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无法知道毁灭之城的次高主宰什么时候会出现。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三件神物都聚集在一起才能见到传承的力量,但他们只是拥有一件,所以只能在这里等待其他神物的拥有者出现。

    等?天迦的长发如同裂开的锦缎扬起。难道等他们来杀我们吗?

    别无他法,因为他们在暗中,我们在明处,而且你身上有天眼,他们肯定会来的。

    于是,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山顶等待。日落日升,天迦遥望远远的地平线,太阳每次都在这里瞬间放射出万丈光芒,温暖地跳跃在他的脸上,泛起金黄色的光晕。他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望见下方广袤的雪地和连绵的森林,但无法见到安土的身影,上山已经几天了,不知道安土现在如何。

    天迦没有忘记那个兽人小部落覆灭的那天,漫天的雪花像现在一样降临在玹祤森林的土地上,给那里覆盖上无边的冰寒。安土走不出丧失亲人苦痛的深渊,他是可怜的,命运赋予了他如此的境遇。因为那一天,因为那场雪,造就了安土的性格,让他成为一个害怕见到雪花的兽人。

    等待是一件特别漫长的事情,这样过了好几天,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出现,而且也不知道暗中的人有多强,拥有什么能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

    每日拂晓天迦都站在岩壁边遥望下面的一切,挲影面无表情地站在风中,而琴澈在日光下安静地抚琴。落云站在碎石上,白芒流转,她就像一个尊贵的神,红莲守护在她的旁边,像个小孩子一样玩弄着温暖的火焰。只有裟罗在闭目养神,眼睛一闭上就是一天,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在晚上,天迦站在黑色的风里,长发飘扬如同北冰海的海草,他望见挲影悬浮在半空面无表情。当他飞临挲影跟前时,挲影睁开了眼瞳,紫发飞扬,偶尔能见到一丝红色的电流萦绕在上面,这是法力形成的电流,可以看出挲影法力的强大。他说。弟,你是否已经察觉到一点头绪。

    我确实已经猜想到一点东西,只是还不太肯定。

    那就好。弟,你记得之前在凡睐城时我们遇到的那个诡异的女人吧,她幻化出巨甲虫,然后在风中变为尘土飘落在大街,我觉得她之所以没有法力波动,是因为我们一直来忽略了一件事情。关于忽略了什么事情,我只能给个提示你,你要留意一下琴澈。

    你是在怀疑琴澈?

    不全是,我只是叫你留意一下,剩下的你自己做抉择。

    月色正皎洁,沿着星光的轮廓可以看到绚丽的苍穹。不一会儿,乌云开始浓重,遮掩了大片的月芒与星光,群星被乌云隐匿起来,偶尔有雪鸟划着雪迹掠过,给这里添上了一丝神秘。天迦望着这天象,不想说话。

    这夜他悬浮在半空进入梦境,恍惚间他又梦见那个奇怪的场景。他孤独地站在血夜里,好像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四周传来一声声兽鸟的悲鸣,无数的血花在诡异地绽放,然后一道熟悉而柔和的光贯穿他的胸膛,他在剧烈的疼痛后见到无边的灿烂与光明。

    惊醒的时候日光已经万丈,他揉了揉眼瞳,感觉梦境好逼真,逼真得好像胸膛还在疼痛。他冒着冷汗,心里很空荡。

    不远处传来婉转的琴声,天迦知道琴澈已经在抚琴,她的琴声很容易让人的心里产生哀伤,给人带来一种难言的忧伤。他裹紧衣袍,走到她跟前,说。琴澈,你怎么这么早。

    现在已经不早了,因为雪鸟已经开始飞翔。

    你天生就对妖兽的感应很强吗?

    可以这么说把,因为我能清楚地感应到它们的感受。妖兽其实也属于一个种族,它们也有快乐,悲伤,愤怒,甚至包括智慧。要善待众生,善待自然,否则会遭到大地之母的惩罚。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天迦转身走到岩壁的边缘,呼吸寒冷的空气,继续说。一路上来,你有见到天兰仙花吗?

    没有。琴澈坦然。

    古典里面是有介绍天兰仙花的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遇见。

    琴澈抚琴,在晨曦下传出一段段忧伤。她说。能遇见的,总会遇见的。

    这些天来焱风狼总是很喜欢摇摆尾巴,天迦见到雪花平静地沉落在它带火的尾巴上,然后那些被火焰蒸发的苍茫的水汽慵懒地升起,消散在空气里。

    在第七天晚上,月色很浓,没有雪白的飞鸟穿行在朦胧的夜空下,天迦和挲影目光对视了一下,然后缓缓走向岩壁边。夜风扬起他们的长袍,在星光下,天迦的表情从未过有的肃穆,他们停在落云前面,然后挲影冷漠地说。你听到这夜晚的雪鸟的声音了吧?它在为你悲鸣。

    然后呢?你们是想说什么。落云没有望着挲影,只是忧伤地看向天迦,眼瞳里仿佛有纷纷扬扬下落的雪花。

    暗红的电流已经一丝丝地爬上挲影的紫色长发,他在月夜下眯起眼睛,诡异地说。杀死你,或者被你杀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远处的红莲眼神突然变得冷厉,掌心燃起熊熊火焰,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来到落云身旁,一字一句地说。只要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到主。但挲影好像没把她的话听在耳里,他的眉毛贴近红莲,诡异地说。你这是以卵击石吗?

    主,我替你挡着,你争取时间逃出去,如果我真的死了,请你不要回头。红莲的头发燃起熊熊的烈焰,她直视挲影,没有回头。

    那你的火焰就在这里凋零吧。

    面对挲影的电流漩涡,红莲没有惊慌。她掌心的火焰化为凤凰一样的形状,把落云挡在后面,与挲影一决胜负。

    当电流即将穿过红莲头颅的时候,挲影在她面前突然停止了身体,然后一切电流法术都消失了。

    你的勇气的确可嘉,以你这样的心灵,我相信你的火焰将会不灭。天迦微笑着,然后转头望着出现在背后的裟罗,说。裟罗,你认同吗?不对,是自然族落恒才对,因为你还没死,而且你也不是人类。

    落云诧异,她目不转睛地望着裟罗。

    裟罗的身上裹着土黄色的棉袄,他抬起头,面朝天迦,发出清晰的声音,说。你在开什么玩笑,护法已经死于雪狱兽的大地尖刺了。你们想杀主,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天迦和挲影缓缓走到裟罗跟前,天迦平静地看着他,说。你以为你伪装得天衣无缝了吧?其实,你还是露出了破绽。整件事情大概要从我到凡睐城开始说起,我刚到凡睐城的时候,见到一位慈爱的母亲,她在后来我和挲影的察觉下露出了破绽,但她又成功地逃脱了,没有任何法力波动,只留下一抹沙尘。

    你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别急,你听我慢慢说。首先我是先怀疑红莲的,因为红莲是自愿来保护城主落云的,行为有点可疑,但刚才我们故意装作要杀落云,从红莲的表现看来,她的嫌疑可以完全排除。然后前几天挲影叫我留意琴澈,我刚开始以为琴澈是幕后黑手,因为挲影叫我留意的东西往往都是事件的核心。后来我才发现我是会错意了,其实挲影之所以叫我留意琴澈,是因为她的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为何她身上会没有法力波动呢?因为她是自然族的精灵。虽然有一些顶端的高手可以隐匿法力波动,但一直以来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这因素就是自然族精灵的法术都是自然而生,他们也是没有法力波动。也就是说,之前那位在凡睐城的人类母亲的傀儡其实可以是自然族所为,他幻化出一个沙傀儡,是可以没有一点法力波动的。

    就凭这些你就怀疑我了?

    不是的。之前我住的那家酒馆的掌柜被杀死了,这个事情让我疑惑了很久,后来我终于想到了一点。首先,掌柜并不是一个凡人,她是一个会使用法力的人,这个从我们刚来酒馆的时候,从她沏茶的手势就可以知道,还有我并没有跟掌柜有过多交流,也没有让他知道关于神物天眼的事情,而且掌柜是被猝死的,所以杀她的人一定是她所认识的,不然她不可能毫无防备地被杀死掉。也就是说掌柜本来跟你就是同伙的,你之所以杀掉她,应该是你们起了矛盾,她不愿意听从你的派遣。掌柜在二楼房间放了一盘芸魇花,其实也是你叫的,因为芸魇花的香味可以让人陷入昏睡,这样你们就可以让我独自一人遭受伏击,不轻易让挲影他们发觉,可悲的是,也就是因为芸魇花,让琴澈和安土进入了沉睡,无法知道楼下的一切,她就可怜地死在你的手里,还有更加可惜的是,琴澈有一只焱风狼,能及时发现我的踪迹,不然的话我想天眼已经在你的手上,而我早就被你杀了。

    这样子就可以认定我是幕后的杀手吗?

    不是的,后来你跟城主落云来找我们的时候,只有你在问掌柜在哪,你是故意想要让他们知道掌柜被杀的信息,好让我们粘上杀人的嫌疑,阻止我们跟你前往天雪仙山,但在落云的劝阻下你只能作罢。还有,根据雪神说的三番四次来侵犯他的领地,恐怕你早已经来过天雪仙山,知道雪神的存在。所以在遇见雪神之前,你在释放一种声音,遭来了雪狱兽,然后故意让雪狱兽的大地尖刺刺中你,那么你就可以顺利装作死亡了。最后一点,我注意到一个细节,焱风狼好像特别害怕你,每当你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焱风狼都会不安地摇摆尾巴。

    如果我真的是她,那我和护法一同来酒馆找你,这又如何解释呢?

    这个很简单,其实那时候裟罗还没死,他并不是自然族的,他只是一个人类,只能简单地用法力操纵沙尘而已,这个从他避开雪狱兽的攻击时用法力把身躯幻化成尘沙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声音本来就是嘶哑无比的,但后来在雪神出现后他简直是换了一个喉音。因为真正的裟罗就在那时候被你杀了,然后你换上裟罗的棉袄,伪装了面容,在雪壁边从容地走出来。

    裟罗裂开冷漠的眼瞳,说。你的推理很有道理,但好像这一切都只是个猜想而已。

    至于是不是事实,我想只需用挲影的电流法术流淌过你的面容,你的面具自然就会摘下来了。

    怎样,你敢不敢?

    他没有说话。

    裟罗的长发在夜风的肆虐下一丝丝散开,月夜下他的面容诡异得像裂开的泥土一样,一片一片地滑落。然后土黄色的光泽在她身上形成轮廓,一道刺眼的光芒弥漫开来,落恒的面容逐渐清晰。

    在黑色的风中,她仿佛就是大漠里失去力气的飞鸟,样子无助得就像个迷失了家的小女孩。

    姐…你怎么会是裟罗。落云几乎是哭着喊出来,她的声音在颤抖,继续说。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落恒的眼神涣散而迷惘,她说。主,这样的我,你感到很意外是吧?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不是有苦衷?

    落恒的眼瞳仿佛要结出了冰屑一样,她一字一句地说。主,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为主,你还记得以前吗?我们在人类王国的时候,我作为一个自然族孤儿被收入你们的家室,从小就寄养在你们家里,但你的父母因为我是自然族的身份,从来就不会让我踏足他们的朝中地位,也对我的来历做了保密工作。我名义上是你的姐姐,其实说白了,在你的父母眼里我不过是你的护卫而已。

    落恒的声音顿了顿,继续冷漠地说。而你呢?你就是整个人类王国的贵族子女,将来还有可能成为王国高高在上的公主,我却只能只能永远当你的护法,当你的傀儡。我根本就谈不上拥有什么自由,就算拥有再强大的力量,我也无法得到你父母的认同,无法成为地位高贵的人类公主。

    不是这样的,姐,那只是他们的想法而已。我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姐姐,但在我的记忆里,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就像亲姐姐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你都会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一点伤害。

    主,你的梦该醒了。我一直以来只是伪装而已,我厌倦了那种生活,渴望得到更强大的力量。而你,我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我甚至打算杀掉你,让你永远都无法回到人类王国,让你那对愚蠢的父母悔恨不已。

    姐…我不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她的声音近乎哽咽。告诉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在跟我开玩笑的好不好?

    落恒的面容如同大雪般的冰冷,她身上有淡黄色的光晕在蔓延,在夜色下华丽不已。她说。主,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还是落恒,不过不是你的护法落恒,也不是你的姐姐落恒,我是自然族的精灵,我是大漠的种族,孤漠的化身。

    你还记得小时候吗?姐,都是你带我去人类王国的各座城池玩的,你总会塞给我最好看的樱花瓣,让它们迎着风像梦幻一样飘扬。落云的眼神已经黯淡,她无力地说。那时候我们多快乐,你还跟我说要我相信那些樱花是这个大陆上最美丽最纯真的花朵,对吧?

    纷飞的大雪开始在天空中飘絮,那些寒冷一股一股地沉落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从来没有这样的事。落恒低下头,众人无法见到她的表情。

    落云转身,背对落恒,没有做声,她的长发布满雪白色的光泽,夜风吹过她的脸颊,如同一把刀刃一点点在她的脸上刻下寒冷,天迦见到她已经泪流满面,连流下来的泪都泛着白色的光芒,变成一朵朵洁白的泪花,飘荡在黑色的风中。

    她完全没有了城主的高贵,只剩下一个孤单的背影,孤单得就像个失去了别人陪伴的小孩子。

    天迦的心也被这夜风一点一点地吹冷,他望着夜空,想起自己小时候跪在母亲坟墓前孤独的身影。那时候的淡冥花特别灿烂,它们挣扎着在被雾霭包围的坟墓旁生长,一朵又一朵,任黑色的风肆意剥夺它们的自由,没有顾虑太多,它们只管生长,生长,只是为了来衬托别人的孤独。

    当红色的电流穿过山顶时,灿烂的光芒惊醒了栖息在岩壁边安睡的雪鸟,它们成群飞起,在月夜下不情愿地散开,没有排列成一条弧线。随之一个巨大的轰响响彻夜空,天迦看到一个淡黄色的沙罩把红色的电流都挡在外围,无法靠近落恒的身体。挲影冷漠地站在风中,电流还在萦绕他的头发上。落恒把沙罩散开,在风中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天迦知道自然族是自然而生的,法力也是自然形成,他们天生就比其他种族具有优势,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杀死。但他没有动手,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忍心下手杀她。

    落恒一直沉默。而挲影还是很冷漠,没有一丝怜悯之心,暗红的电流如同魔鬼一样缠绕在他的手臂,汇聚着强大的法力。这时落恒缓缓抬头,一个淡黄色的漩涡逐渐呈现她的面前,好像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天迦也无法猜透这是什么法术。

    要用你最得意的法术了吧?挲影眯着瞳孔,冷淡地说。不过都是徒劳的,你认为你一个人能敌得过我们?

    不要杀她。落云几乎用着乞求的眼神望着挲影。让她走好不好?

    不可以,她一定要死。挲影的表情很冷漠。

    黑色的风呼呼地灌满他们的长袍,挲影掌心凝聚强大的电流,往落恒打去,当电流即将贯穿落恒的胸膛的时候,一排幻化出来的蝴蝶挡在了落恒的前面,溃散了挲影的攻击。

    挲影停止住身体,天迦回过头,他见到落云挥舞着圣洁的白蝶孤独地站在雪壁边上。

    我都说了,他一定要死。挲影的表情越来越冰冷,他继续说。你是不是这么愚蠢,执意想要帮助她?

    落云没有说话,这时风好像止步了,空气也变得很诡异起来。突然,天迦看到无数黄色的巨甲虫从天而降,而落恒面前淡黄色的漩涡也慢慢变大,当巨甲虫就要袭击到众人时,落恒的漩涡把黄色的巨甲虫全部吸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挲影冷漠地看着这景象。

    不对,还有人被我们忽略了。琴澈好像想起什么,她继续说。大家小心,暗中还有人,因为刚才的巨甲虫是一种法术攻击。

    巨甲虫是幻化出来的,这个法术在凡睐城的时候就被天迦和挲影见识过,那时候只有两只,而现在密布了夜空,它们突击而下,却被落恒淡黄色漩涡化解了。天迦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明白落恒为什么会帮他们抵挡这些法术,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一直藏在幕后的人就要出现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