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界小透明 - 第8页 种田之吾家夫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肖骁抬头看了韩平一眼,发现韩平语气平淡,脸上也没有因这件事而出现任何不对劲的表情。便接过韩平递过来的衣服,慢条斯理的展开,穿了上去。肖骁虽然人际交往技能值负数,但是生活常识技能值勉强及格。因此开始的时候虽然有点混乱,但是在韩平的指挥下,现在已经能够顺利的穿好一套古代的衣服。

    韩平拿来的是一件跟他差不多的短褂,灰色的长衫穿在里面,外面套着一件颜色略浅的马甲。衣服不大合身,稍微有点大。肖骁此时正低着头,一个扣子一个扣子扣好。

    现在肖骁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韩平离家以前的旧衣服。肖骁的衣服一共就三套,都是粗布短打,有一套更是因为挨打而沾满了血污无法再穿。韩府里面这个时段也没有专门给奴才制作的衣服,因此韩平就干脆拿了自己以前的衣服给肖骁。

    韩平见肖骁穿好衣服后,转身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便端着一个铜盆,“起来洗把脸,我帮你梳头发。”

    肖骁听闻抬眼睨了韩平一眼,觉得韩平越来越向24孝老公的方向发展了!如果日后娶了一个美娇娘,一定是个好相公。肖骁一直没把韩平准备娶自己的话当真,而他上辈子又被家人给宠惯了,因此一直没觉得韩平这样对待他有什么不对,特别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韩府大公子的服侍。肖骁接过韩平递过来的手巾,就直接扑腾着洗了脸跟手。

    韩平端着铜盆略无语。他本想说让肖骁将手巾浸湿后擦脸的,谁知道这小哥儿就这么伸手扑腾了一脸的水。

    肖骁扑腾着洗完了脸,就听话的坐在圆凳上,等着韩平给他梳头发。

    韩平也不会什么太漂亮的梳法,只会理顺了肖骁的头发后,梳高一个马尾,在全都盘起来,最后在用一个发带固定。肖骁晃了晃脑袋,感觉还行,就蹦起来站在韩平身边。

    “走吧。”韩平伸出手,握住了肖骁的手后,两个人便向着外面走去。

    这是肖骁第一次走出院子,不由得对什么都好奇的东张西望着。肖骁发现此时他们两个人正走在一个回廊上,回廊中间是一片荷花池。底下偶尔能看到几尾红色鲤鱼的身影。回廊跟荷花池的范围都不大,一圈绕下来也就三分钟左右,下了长廊之后,向右方走过去,穿过一段围廊后,便是主院子的侧厢房了。两个人从侧面的围廊走下去,到了院前,便看见那侧厢房的门半开着,而外面则站着上午见过一面的大管家。

    管家见到肖骁身旁的韩平明显楞了一下,脸色不太自然的低头说道:“大少爷,夫人传唤的是萧晓。”

    “我不放心我家夫郎,你去跟韩夫人讲,要不然传我俩进去,要不然就一个都别传。”

    中年管家因韩平的话而变了脸色,不过想到上午的事情,又把嘴边那口气给吞了下去,“我去请示夫人。”说完转身便进去了房间。

    肖骁见管家离开了,便扯了扯韩平的衣角悄悄问,“这样没问题吗?”毕竟是个大管家呢,上午还把他的狗腿子们给揍了呢。

    韩平笑着揉了揉肖骁的脑袋,没有说话。

    管家走出来后,木着一张脸道:“夫人同意让大少爷一起进去,请。”说完便引着两个人进了屋子。

    肖骁一进屋子便皱了皱鼻子,刚踏进门槛的时候,肖骁就闻到了一股过分甜腻的香气,这味道混合着不知名的熏香只让他觉得脑子疼。韩平注意到一旁肖骁的举动,微微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表示询问。肖骁抬头,看着韩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穿过门外的隔间珠帘后,才是进到了里屋。肖骁抬眼便看见那个在偏榻上面坐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女人年龄当在三十岁左右,即便努力掩盖,可是眼角还是带了明显的皱纹。脑袋上插满了金簪步摇,耳朵两边也各带着一串硕大的珍珠耳坠。脖子上挂着一串红色小玛瑙珠串,两条胳膊上更是带了四个大小粗细不一的金镯子,右手带着一个白玉手镯。此时那双涂红了的长指甲,正一颗一颗从一个身前矮桌上面的白瓷罐子中拿蜜饯放到嘴里吃。

    “夫人。大少爷来了。”管家提前一步上前在那女人身旁轻声说。

    女人嗯了一声才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处的两人。待扫到肖骁时,精致的眉眼陡然一立,“放肆,哪里来的奴才,见到了主子还不下跪!”厉声的暴喝下了肖骁一跳,下意识的肖骁的腿就软了差点就要跪到地上。

    但是韩平却架住肖骁撑住了他发软的身子。

    “韩夫人莫不是忘了,你嘴里的奴才,已经是我韩平即将要结亲的夫郎了。”韩平语气平缓,但是却摆明了要跟女人确认清楚肖骁的身份。

    对面的女人脸上陡然一沉,精致的眉眼一紧,“你这是在怪我吗?好,好!韩府没有奴才做正房的道理,此事作废!你现在就给我把这个奴才带下去!”女人对着管家说道,给了一个让管家赶快将肖骁给拎出去的眼色。

    “韩夫人可真是好记性,当初可是您亲自给孩儿选定的好亲事。现在怎么能说作废就作废。难道说韩夫人惯来就是出尔反尔的人吗?”韩平握住肖骁的手,缓缓安抚着略微发抖的肖骁。他能感受到此时肖骁的恐惧。

    那种存在于骨血里面,性命被掐在外人手中,来自原主骨髓里面的惊惧。

    女人听见韩平的话,冷笑一声,“就算是订了亲事又能怎样?没过三书六礼就不算定!这种以下犯上,品行不端,毫无廉耻的奴才,站在我韩府的地界里,我都觉得是辱没!你想要奴才,三五十个韩府里还是挑的出来的。现在,立刻给我将他压下去!”女人声音陡然拔高。而韩平则上前一步挡在想要动手的中年管家身前,护住了身后整个人都发着抖的肖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