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一十三章结局篇四(H)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青木从白天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天黑,期间坐在火堆边啃了两块干粮,白孔雀仍然没有醒来。

    只是让人欣慰的是,他的脸色被火光映照的越来越好,所以青木就让火堆烧得旺盛。

    闲下来就开始胡思乱想,她带来的干粮不多,山洞里也没吃的,如果璃清他们还不来,或许她就该逃出去找他们了。

    瞥了眼睡梦中的白孔雀,青木叹了口气,之前就很少看到白孔雀吃东西,现在更不知道他是如何靠修炼活着了。

    她出神地想着,整个人突然被股力道猛地一拽。

    她吓得大叫一声,身后已经掐上她脖子的怪物发现是她后,才慢慢放松了警惕,接着盯着自己没了指甲的手神情古怪。

    “醒,醒了?吃不吃东西。”青木揉了揉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在他身下强扯出个笑容。

    他重新变得剔透的红眸中倒映出她的脸,对方伸手,想要探查她的脖子,可青木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下,那只手便僵在了那里。

    “没,没事。”青木连忙解释道,“你看。”她拨开脸上和肩上的发丝想给他看看,却碰到了脖子上的纱布,瞬间尴尬在原地。

    差点都忘了,这下……

    但是面前人突然又捏起了她的手,看到了她手腕上裹着的几圈纱布,再挽起自己的袖子,也看到了自己手上的。

    “所以以后不能伤人了。”青木打断他的注意力,大着胆子抓过他的手,“我帮你剪了指甲,不要再伤人了,知道吗?”

    白孔雀静静看着她,也没有别的动作。

    “还有这个。”她把身上的人推开,坐起身后掏出备用的火折子递给他,又颇为啰嗦地给他演示了如何使用。

    “以后就生火给自己。”她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侧脸,一股涩意涌上喉头,问道,“你会感到冷吗?”

    还是不知道寒冷是什么,所以放任自己冷下去了?

    面前人似是疑惑,但是青木却并不告诉他原因,只是看着他把东西收进袖袋里。他这一身袍子细看脏污得很,在风雪里滚了这么多天,哪有他平时爱干净的样子。

    “你认识这里吗?”青木用树枝在地上给他画着大概的路线,“就是往……”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有地图,拿出来比对着,又在地上画到,“应该是往西走,要走很远,附近有片很大的林子,边上,就是……我们的家。”她抬起头来看白孔雀的神色,让她有些失望的是,白孔雀只是十分专注地听着,并没有其他表情。

    “你没听到吗?”她揪了揪对方稻草般的白发,“是我们的家啊。”

    “虽然现在有些残破了,而且肯定有很多孔雀在那里守着,但是我们总有一天是要回去住的。”

    他听到孔雀的时候,面上倒是闪过几丝阴冷。

    青木叹了口气,扒了他的外袍就往他怀里钻。

    对方手足无措地看她解自己的衣服,又在她靠过来的时候更加惊慌,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红眸里的戾气都闪了两闪,愣是强忍着不伤她。

    “阿虹,你知道自己叫阿虹吗?”她眼巴巴地在他怀里抬头看着他,对方眼神闪烁,但是看着她点了点头。

    “这里呢?”她指着他胸口处,看他突然间僵了一下,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又迟疑着让自己松开。

    青木见状不怕死地又抚上去,透过薄薄的冰霜纹路,他的胸口摸起来如玉般温良,她继续问道:“这里为什么会疼得晕过去。”

    对方摇了摇头,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

    她也迟疑了下,又接着问道,“要不要再喝我的血?”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关系,总归是有用的。

    对方闻言,把她的手臂放在鼻子旁嗅了嗅,随后摇头。

    青木见状忍不住微笑,看着他的眼睛道,“为什么,明明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白孔雀顿了下,握住她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伸到她面前,他的指尖拧了团极小的猩红术法,小到怕是被她发现,然后在自己的手背上扫了下,上面显现出了银白色的花纹。青木知道,这是孔雀族的烙印。

    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偷偷给自己画上去的,青木想了想自己满身的纹路,忍不住有点脸红。

    他摩挲着青木的皮肤,又嗅了嗅,仿佛她身上有什么令他愉悦的气息。嗅着嗅着,他就忍不住在她锁骨上舔了一口。

    “不许耍流氓。”青木捂着自己的锁骨,面无表情道。

    红眸里的渴求越来越深,他舔了舔嘴唇,仿佛在回味刚刚的味道,青木暗道不妙。

    “忍住,”她从他怀里往外退了退,但是手仍然被他抓着,有点不自在道,“你刚刚想捏死我的时候不是控制得很好。”

    对方面上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突然将她搂了过去,在她脖间没裹纱布的地方吸吮着。

    青木叹了口气任他舔着,看他扒开自己本来就有些松垮的衣服,露出肩头,有些怀疑他刚刚受伤的表情是不是装的。

    他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前拱来拱去,越吻越深,粗糙的发丝刮过她的皮肤,升起些异样的感觉。

    这样吻着好像也不够畅快,他伸手解了青木的腰封,原本就松松跨跨的抹胸更是立刻松散开,他把人推到身下大口采撷。

    青木身下的石头早被火堆烘热了,垫着自己厚厚的披风更是柔软温暖,她身上还有不少地方带着暖玉,白孔雀似是知道它们的功效,颇为耐心地一个个拆开放在火堆旁烤着,然后舔弄她光洁的臂膀。

    青木在凌乱的衣服堆中躲闪着,她今天穿的是带抹胸的长裙,对方解不开,便一点一点自上而下地把她剥了出来。

    与之前,相比,未免也太有耐心了。青木强忍着,可对方已经撩起肚兜吻上了她的小腹。他的唇舌有些微凉,行过的地方带起一片异样。

    他突然停了,抬起头来,秀美的胸膛大敞,青木松了口气,正要捂着肚兜起身制止他,整件裙子就突然不逸而飞。

    “你。”青木不自在地捂着上下把腿缩起来,活像被恶霸强抢的少妇,对方却坚定地扯过她的腿,把膝盖和脚腕上的玉拆下来往她脸上贴了贴,然后放在火旁烤着。

    仿佛是为了她好,告诉她玉凉了,要再烤一烤。

    如果没有他接下来无耻地亲着她的腿,她都要信了。

    “住手,不是,住嘴。”她紧张地命令着,对方充耳不闻。

    身后就是山壁,她不想靠上去,在这方小空间里根本没了能躲的地方。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亲完了一条腿,十分轻松地把她捞回身下躺着。

    山洞里被火烤的甚至有些热,而他的身体像块微凉的玉,贴上去很是舒服。

    白孔雀捏着她胸前的小小系带,颇为紧张地看着她,仿佛只要她摇头,他便再也不敢动作一般。

    于是青木顺势拨开了他的手,扯过一旁的衣服,却转瞬被他强摁倒,快速地扯开了肚兜在她胸前啃咬,青木忍不住嘤咛了了一声。

    他咬的越来越急切,青木多少有些不适,蜷起身子推搡他,却被扣着手腕,把丰满的胸部递到他嘴边去。

    她被紧紧地揽在怀里,脖子以下的所有部位被大力揉搓着,只有头能留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青木的唇边止不住露出一两声呻吟,却仍然在微弱地挣扎着。对方仿佛十分享受她挣扎的过程,将他自己身上的衣物扔到一旁,覆到她身上揉捏她的丰满,一双嗜血的眸子兴奋地盯着她的唇,却几度犹豫,最后啃咬着她的脖子狠狠发泄。

    青木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只是他化为妖兽后,就从来没有碰过她,如今却粗暴又急切。

    她脑子里乱哄哄地想着,一只手到她的腿间探了探湿意,便急不可耐地闯了进去。

    她被他身下有些冰凉的硕大顶得溢出一声轻叫,倒是不疼,只是多少有些不适应。

    对方扣住她的手,趴在她胸前轻喘,大口大口呼吸她肉体的气息,身下却往更深地地方抵去。青木弓起身子,终于打开双腿去接纳他。

    恰到好处的冰凉感刺激着她最深处的敏感,对方坚定地在她体内抽送。

    她忍不住偏过头去,咬住自己的手背,身下却被顶弄得更深了些。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热液在冰凉间流淌,将他包裹得更为顺畅,逐渐变得温暖。

    对方就着这个动作缓缓弄了一会儿,就捞过她的腿,强压着更为激烈起来。洞里越来越热,她感觉身下的披风已被汗湿了,随着她的动作,黏在她背上起伏。

    身下黏答答的水声越来越响,她被弄得眼神迷离,然后对方又是狠狠地几百下,将冰凉的浊液洒在她腰间。

    这一场下来极为困倦,仿佛被他吸走了精气一般。白孔雀用棉布帮她清理了一下,把她捞到他身上躺着,便开始了新的一轮。

    青木被插得紧缩了一下,想要逃离,却被按着臀牢牢承受着,她无力地撑着他的身体想要起来,却正好把上下晃动的胸送到他嘴边。

    白孔雀埋在那两团丰满里,身下不住冲刺着。

    不知来回了多久,青木才被允许入睡,白孔雀身上冷,她身上寒毒未清畏寒,白孔雀便给她裹了几层亵衣搂在怀里,就连身下也还牢牢插着不肯离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