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一十四章结局篇五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醒来,青木的状态并不太好。

    白孔雀起身,执意探了探她脖间的动脉,便一言不发地出门了。

    青木只朦胧地看见一个身影走出去,便又困得阖上了眼。

    待到午时她鼻间嗅到药香转醒,才反应过来。

    白孔雀看着她把药粥喝下去,摸了摸她逐渐红润的脸,默默地走出去削起木头。下午,白孔雀扶她起来,随后施了个法,原本睡的地方多了张朴素温馨的木板床。

    他把青木被冷汗浸透的衣物脱下来,又给她换上新的,戴上暖玉,扶她躺好,盖上厚厚的绒被,然后就去一旁,拿起几味药比对着,时不时摘下一些扔到煮沸的水里。

    青木在床上托腮看着这一幕,她确实感到有些虚弱,仿佛被白孔雀采了阳气。

    可是……她看着熟悉的床铺,熟悉的衣物,惊讶他竟然回了他们的宅子一趟。

    这,这笨蛋不会是真的要把这里当家了吧。

    她偷偷伸长脖子眺望洞外的情形,不知道他房子盖得如何了,好像不见进展。

    黄昏的时候洞里打落昏黄的霞光,外头不知何时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落在洞口。但青木裹着暖玉缩在绒被里,旁边坐着认真煎药的白孔雀,竟比任何时候,都让她觉得安心舒适。

    即使变成了妖,白孔雀也将她照顾得过于好。

    她蜷缩起身子,不想去想别的。

    后来几天也是同样的情况,白孔雀去给她煎药,砍树,偶尔消失,她便坐在洞口等着,好在每次都能等到他回来,身体也在渐渐恢复。

    待到第五天,仍然是个稀疏平常的下午,白孔雀迟迟未归,青木就在洞口裹着毯子烤火,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外头的风雪。就是在这样的一天里,她等来了璃清。

    “他人呢?出去了?”璃清边走近边问道,语气平常到仿佛刚刚那个震碎结界的不是他。

    青木看了他半响,终于道:“你时辰算得这么好,该是早就知道这里了吧。”

    璃清没有反驳,随便踢了个小木桩,跟她一起坐下来烤火。外头风雪下得正好,因璃清碎了结界,可以正好飘到青木的手上。

    青木拨了拨面前的火,又加了一条松木,耳旁听着燃烧的哔剥声,一时间松香四溢。

    “若我带着他一直生活在这里,远离你们呢?”

    璃清嗤笑了一声,四周重新陷入一片宁静。有沁凉的雪打在青木脸上,天气真的很好。

    她无言地用手里的树枝拨弄烧完的灰烬,在原地画着圈。

    良久,璃清终于开口道:“你的药凉了,赶紧喝了吧。”

    青木端起那碗,指甲掐着手心的肉想了片刻,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是白孔雀走时帮她熬的药,她没有糟蹋了这碗药的资格。

    但是她狠狠地把碗砸到了外头的雪里。

    “告诉我!他…唔!”

    璃清维持着用咒封住她嘴的姿势,抬手掸了掸肩上的雪。

    他摇了摇头,轻描淡写道:“告诉不了你。”

    青木急喘地盯着他,逼迫自己用鼻子深呼吸,泪就无征兆地大颗滚落。

    璃清收了手,看着她的样子,从冷漠转为怜悯。

    “我们来谈谈另一件事吧。”他道。又随手给他自己拿了个杯子,只抓了把雪擦了擦,就毫不嫌弃地添了杯茶。

    “你也知道的,白孔雀肯为你做任何事,对吧。”

    青木用袖口抹干自己眼上的泪痕,不知他想说什么。

    “他连变成妖都忘不了你。就连做的事……”他转向背后,打量了下洞内的陈设,“也都还围着你转。”

    “你真了不起啊,作为个凡人。”

    “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没有你,白孔雀这一生会是如何光景?”

    “若是没有你,事情的轨迹仍然会沿着差不多的情形发展。”

    他启唇,让青木看到展开在自己面前的,另一幅光景。

    “他还是会治好自己,而山澜那些人,仍然会因为他治好了自己,法力大增而感到惊讶。我仍然会不远百里抓他来参加祭典,十长老仍然会提议在庆典上给他命名,名字大约会叫璃束,或者是他不喜被这群人左右,自己给自己拟的字。”

    他为自己又添了茶,接着道:“孔雀寨的结界仍然需要他,他也会因此和十长老,十贵族,提些苛刻地条件,最后,两边会各取所需。”

    “寂月里,那藤蔓精和涂苏仍然回来,或许我们能联手劈死他,或许望玦又要想不开去祭天,之后涂苏仍然会得逞,他仍然会化为寒妖。”

    “你说。若是从一开始便没有你的白孔雀,在化为妖时,他会是什么感觉?”

    “青木,”他摇了摇头,“我们神界的命数周转,因果业障,你从一开始就只是旁观者。”

    “但是在你没来的时候,白孔雀在这里生活了二百叁十多年,曾经百年前他有过法力强盛的时候,那时他也是如此被长老恳求着,也是利用着,去修补结界。”

    “青木,你说,在你没来之前,他为何那么执着地要把自己治好呢?”

    “你说他年少时便修好的隧道,为何在你来了之后都没有用到呢?”

    “青木。”他将手里的半杯茶撒到雪里,叹了口气,低低道,“他虽然毛色皆白,但是他是璃荡之子,是璃家的孔雀,是孔雀寨的贵族。”

    “贵族的一切,不是他不想要,只是他不被认可。”

    “我们是天授仙体。”他轻柔拂去青木嘴上的封印,向她忧郁地笑了笑,继续道,“对于骄傲的孔雀来说,成妖是最大的羞辱,你明白了吗?”

    “我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青木咽下喉间的苦涩,抹着止不住的泪水道,“若我的明白就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他去死,那不如不明白。”

    “那你便如往常一般看着吧。”这次他连杯子都扔了,手捧着落下来的飞雪,笑得愈发苦涩。

    “这种清寒,这种风雪,对于凡人来说,总该合适了吧?”他仰头,任由飞雪落在自己精致的眉目上,“可是啊,这却是我这几百年来,过得最为难忍的寂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