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一十七章结局篇八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她被席卷着进入一片黑暗,这不是她第一次窥探白孔雀的梦境,却是让她最感到压抑和悲伤的一次。或许她终须面对那些不愿面对的现实,终须审视自己的不堪,在被白孔雀的过往打击的同时,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本心。

      一些破碎的记忆片段裹着梦穿入她的脑海,每段都是能掐出水的抑郁和绝望,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她第一次体会到了白孔雀坚忍痴狂的一生。或许他早有了要成妖的迹象,仔细想想,她不过陪伴了白孔雀不到半年的时光,怎么可能抚平他曾遭受过的所有伤痛。

      她看见陷入黑暗的白色妖兽抬起他沉重而疲惫的头,忍不住贴近摸了摸它的翎羽,揣摩着这是否是白孔雀意识的深处。妖兽再次闭上眼,将头靠在她的手中,周围的黑暗向下陷落,剥离出另外一个空间,面前有扇门正被重重地关上,封闭最后一丝光芒。

      她听见耳边嘶哑微弱的叫声,分外熟悉,她的意识好像和白孔雀的意识重合到了一起,似梦似幻,她这才突然意识到,这片黑暗,大抵是她曾经窥探白孔雀幼时,不曾进入的那一片。

      她感受到了白孔雀曾有的感受,仿佛她就是白孔雀,借住在他的体内。幼小的怪物饥冷而干渴,有孔雀打开一格亮光,将一碗水和几只死老鼠扔了进来,而它在闻到了血腥味后立马扑过去撕扯。那亮光不常有,幼兽在这黑暗中靠着生食老鼠褪去胎毛,但是它仍旧营养不良,发育得并不好。

      有一天牢狱的门终于又打开,一位华服女童偷偷进来,被眼前躲避光亮的怪物吓了一跳,她颤抖着强做镇定,给它施了个诀后就脱下披风裹走。女童将它养在房中一个竹编的小笼里,但却无法阻隔它凄厉而嘶哑的叫声,尤其是,它不肯吃任何不带血腥的东西,若是硬将煮熟的肉塞入怪物口中,便会将它折磨得口中吐血。一次次地折腾,一次次地用自己微薄的法力替它疗愈过后,女童终于支撑不住大病一场。

      其他人就在这时寻到了怪物的行踪,一位丽人责令幼小的璃越不许再管这事,她眼眶发红,下了床便要去抢,却如何也抢不过房里这群人。小怪物的眼仍然未明,瑟缩在一团乱布中躲着光。它被带到长老和贵族议会的大殿上,两派早已不和的孔雀为了个怪物互相阴阳怪气,它过于虚弱,终于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眼见就要吐出璃荡苦苦为他存续的最后一口气泽,一位上位者终于心生不忍,喂了它一滴血,它才再度苟延残喘。

      贵族们终于大怒,指责长老的做派有违天道,不少姓山的孔雀被革职,贵族们按自己的心意换上了一批新长老,而怪物也终于被送还给璃家,关进了一间有光的屋子。

      这样却没过多长时日,璃家的夫人被它凄厉的叫声吵得心烦,再次将它扔给长老。好在它一日叁餐终于有所改善,长出了些稀疏的白羽,只是孔雀们看见它总会摇头叹息,虽然活了,却不见神性,不见人性,只是个嗜血的兽类。

      新上任的长老们试了很多办法来拔除他嗜血的兽性,强灌药,强灌食物,在它身上下咒,这样每次被血腥气吸引时,便会浑身烧灼,它的神识终于在这种长久的折磨中一点点变得清明,也终于睁开了眼,却还是怕光,也更加沉默。

      二十年后,他终于化成个丑陋的人形小怪物,稀疏而脆白的毛发乱糟糟长在头上,皮薄牙尖,瘦弱的指骨仿佛一捏就会断,他腿上没力气,也用不来餐具,每天只能爬到餐桌处,用手抓起那些做成小粒小粒的东西,泡软后整个吞下去,否则便会伤到喉咙。

      其他化了形的小孔雀们都已经在族学中开始接受启蒙,长老们花了大力气才养活了这怪物,也不过是为了不再让贵族们指责,他们不愿再花更多的力气来启蒙一个怪物,也不愿意再被贵族们捏着此事不放,所以只好在族学中设立个暗隔,让白孔雀躲在其中,跟着其他孔雀一起听讲。

      后来才是白孔雀真正噩梦的几十年,若是他兽性未脱,神智未清明,或许也不会如此记忆深刻,但是他已经化了形,便只能头脑清明地感受着这世上一切的迫害。它不出一年便被一群小孔雀从暗隔中偷偷拽出来,一群孩童早知晓它在背后,光是察觉到它的呼吸声,便让一群小孔雀头皮发麻,再看到它的样貌,更是厌恶。为首的那个孩子脸上冷笑,扬手便要帮它拔光这一身不详的毛发,璃荡留给他的孔雀翎尚留在身上,更是激起了一群小少年的斗志,毕竟这是那位逝去的璃荡夫人的法术,他们一遍遍地趁学里师长不注意,在它身上试着任何能将这翎羽剥下来的术法。

      寨里所有长老和贵族,都本能地想要对着这怪物视而不见。先不说它生得可怖又脆弱,让人难以心生欢喜,璃荡在她最后的时光中抛弃了孔雀寨,他们紧紧地捂着这件事,秘而不宣,他们在璃荡生前如此拥戴她,而她最后,却只留下了这不伦不类的累赘。他们怪璃荡的那个男宠,怪他玷污了璃荡的血脉,于是他早被判了流放外界。

      折磨的事件愈演愈烈,终于被捅到了贵族那里,贵族们治了长老照管不力之罪,责令他们将白孔雀带回去精心照顾。怪物没名字,所有孔雀都只叫它白孔雀。它离开族学的那天,已经在几十年的时光里拔高了些的涂苏阴恻恻地笑着,只对它道,白孔雀,来日再会。

      长老们只好找孔雀过来亲授它术法,它不太爱学,常年累月的病痛和虚弱的身体,让它不知道不痛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它也还是站不起来,只能拖着腿在地上爬行。后来汤药灌多了,它饱受折磨,索性翻看起了医书,一点一点寻找着能用的药草。孔雀寨的荒野辽阔,它拖着残破的身躯,躲着光行路,经常在野外一待就是十几天,他不愿意回去,更愿意在满是草药的山谷里生活。

      后来他又熬了几十年,在期间也有再被送回族学的时候,每次都会被同一群孔雀继续折磨。涂苏发明了个赐福的逆咒,使得自己手里不再散落片片檀木叶,却是从地下长出了粘稠阴暗的东西出来。因为能操控,他就拿着这个折磨白孔雀。白孔雀就在这种折磨中,学会了这逆咒,也发现,这咒法居然如此适合他这种怪物,他郁结在心中那些粘腻而阴暗的恶,都能化成他实体可操控的人形。

      他带着这唯一施得不错的术法离开了寒山,傍着一处灵气充沛的山谷落脚,在那里遍尝了百草,贵族和长老们也不愿意再管他,但是却碍于他也是贵族这一身份,只好时不时给他送些能吃能穿的东西,他一点点摸索着治自己的方子,有的时候吃错了药疼痛难熬,有的时候吃对了药便增长些法力。渐渐地,曾经那些被压制的法力源源不断地增长出来,他终是璃荡之子,血脉还是显露,而长老也终于意识到了此事。那时长老们已经照看了他数十载,自觉这可能是他们为数不多能拉拢的贵族,虽然只是个怪物……

      后来他们在白孔雀建府时出了不少力,又塞了几个位卑的母孔雀给他当侍女,他毒死了几个,剩下的惊惧着跑到长老处哭诉,长老们当面骂他禽兽不如,他操控着影仆,将那些死不瞑目的侍女尸体扔到了他们脚下。

      长老们理亏,所以暗暗地将此事忍下,只不过该知道的孔雀还是知道了这事。有一天他照常去采药,山上远远有个黑色的身影,他知道那是涂苏,却并不理会,若是他敢靠近,他就用毒瘴将他化作草药的肥料。但是他只是从怀里取出了个什么东西摸索了下,再放入怀里便消失了。

      那时白孔雀并不理会,也并不觉得那是多么特别的一天。只是涂苏在收拢了快要逸散去投胎的所有魂魄后匆匆找上门后却觉得,既然他命里无缘,下一世的朵朵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那还不如让她永远被封印在这一世。

      那白孔雀这条命,大约也要再留一阵子了。

      他站在山上笑了笑,如同往日那般阴沉,眼睛却盯上了极远处的无垠结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