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一十八章结局篇九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待有了些许感受的时候,青木觉得自己有点头痛。

      黑暗中有什么轻轻碰着她的额角,就像曾经化为原型的白孔雀,抑或是想叫她起床的大灰小灰。

      可她还是头痛,仿佛被什么透不过气的东西缠绕着。有片极为冰凉的东西放在了她的嘴边,入口极化,沁人心脾的凉意缓解了她脑中的混沌,她长抒了口气,终于睁开眼。

      居然是个明晃晃的大白天。

      窗边洒进暖和的光束,仿佛这只是个稀疏平常的冬日暖阳天,而大灰正依偎在她枕边,显然是不眠不休地在照顾她。

      如果不是,她看到了床边斜歪着的人影的话……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冷汗都止不住冒了出来,对方正一手拿着个锦盒,一手施法,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他拿锦盒的手也在护着胸口,从他斜靠的姿势,狼狈的样子也能看出来,他受伤了,正在强撑着。

      青木忍住惧意瞪着他,只觉得自己是大白天撞了鬼。

      她的手微不可见地轻轻移动着。

      “在找这个?”面前的人将锦盒收了回去,又摸了个东西出来,定睛一看,正是璃清给她的术法球。

      他拿在手上捏了捏,就随手往身后一抛,球滚落到了角落。

      青木紧张地眨了眨眼,暗中给自己打气,至少,是活人,至少不是什么恶鬼找上门来。

      白孔雀蜷缩在她的里侧,却还是虚弱而昏迷的老样子,没什么苏醒的迹象。床边的人似是很疲累,再也支撑不住地,顺势沿着床栏滑落,直接靠着床坐下,又对她说道:“喂你吃了点碎冰,不若这样,你怕是还要被他的妖邪气魇住。”

      青木起身下了床,不自在地站了站,就索性找了个坐垫和他面对面坐下。

      想不到她第一次正经面对涂苏,会是这么一幅样子。

      若说白孔雀是纯粹的妖孽,印象里涂苏的面容却是英挺而阴沉的。也许是因为长年累月奔波在外,很容易能从他的脸上读出风尘和岁月的痕迹。

      但他如今也变得苍白而虚弱,甚至多了几分无意识的魅惑…….更加的像了孔雀寨里的公孔雀。

      只不过,他眉宇间的疲累却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支撑不住——仿佛再也没了别的办法。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扒出自己唯一保命的东西的……青木想着,估计他也能轻易捏死现在的她和白孔雀,实在没必要在她面前装什么虚弱。

      她才刚刚看到了一群孔雀对白孔雀无休无止的折磨,也看到过涂苏曾经在外奔波的过往,更看到了小花苞被白孔雀随手弄死——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辨认出来哪个是小花苞,那些侍女便全被白孔雀毒死了。

      她默默盘起腿,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感悟。

      于是木木地道:“你这是,有事找我?”

      面前的涂苏抬起头,终于肯正脸看她一眼,仿佛在惊讶她的不蠢。

      “我睡醒了告诉你。”他撂下这句话,便一头晕在了地上。

      青木一下愣在了原地,又想好心给他塞个枕头,却不想被他的护体结界猛地弹开,震得手指麻木。

      后来她又狠了狠心,找到角落里的术法球直接捏碎,却也显而易见地没了任何反应。

      青木立马在心里把璃清骂了千八百遍,乌鸦嘴就算了,就扔了这么个容易坏的东西过来给她保命。

      她一时间没主意,就默默烧了水给白孔雀擦洗。

      毛巾湛了温水抚过他翎尾刺目的血红色,如果这里被她一把剪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他大姐曾经说过,背负妖羽是不祥。

      如何才能让你再睁开眼看一看我呢,阿虹……她看着他发呆。

      若不是能探到他微弱而冰寒的呼吸,能摸到他微弱的心跳……

      她想起梦里的情景,胸口有些闷,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凉薄,只旁观他们的过往,如此的无能为力。

      这么多年,不知道他可曾解脱过。她将白孔雀轻轻捂在怀里,想起了刚来孔雀寨时,陪他喝药的时光。

      明明很短暂。

      天道真的不公,明明这么短暂。

      视线有些模糊,她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喉头的苦涩咽下去。

      傍晚的时候涂苏醒了,形容虚弱又狼狈,神情却自然,仿佛那个说了两句话便晕倒的不是他。

      青木冷眼打量着他,觉得他根本没有靠近白孔雀的意思,不仅坐得远远的,还逗起了早看他不顺眼的大灰小灰和绒毛未褪的小鹅。

      青木他们在屋子里架了火盆烤东西吃,涂苏就在一边看着,也不讲话,青木也和他没话可讲。

      只是她被很多人强塞了几百年的回忆在脑中,她对涂苏,实在提不起深仇大恨来。

      也不会提起什么友情,她只愿涂苏能滚得远远的,这辈子都不会跟她和白孔雀有任何交集。

      “不是说有事找我?”她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烤茄子,还是开口问道。

      涂苏盘腿坐在一旁疗伤,知道自己再恢复也只能恢复些无济于事的微末法力,想到他来这里的目的,勾起个讽刺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对谁。

      “说来话长。”他索性换了个坐姿,却也不卖关子,盯着面前的火盆痛快开口道,“前几天有个畜生摸到我藏身的地方,毁了我积攒数百年才成的阵法,我逆天背德,全身气血逆行,法力全失。”

      他讲到此好像想到什么笑话一般,继续道,“那畜生竟以为自己还是什么神脉不成,以为天谴只会谴我一个。”

      他讲得轻描淡写,青木却听得暗自咬牙,两人又是半响无话。

      青木不自在地挪了挪腿,正要开口,涂苏从胸口摸出了块半透明脉络的碧石,轻柔地抚摸了下,石头开启,他的身边浮现出小花苞沉睡的灵魂,神情便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而专注。

      接下来的话便有些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意味,青木听他自言自语地叹道:“可惜我苦心了两百年,只是想重生朵朵的骨肉,让她安安稳稳的活着。”

      涂苏阴沉沉地看了眼床帏,又看向她道:“朵朵不该死。”

      青木突然有些忍不住,回口道:“你不是也想杀了我。”

      面前的人不屑一顾:“若你不死,白孔雀如何变成完整的妖,你不是看到了,我骗他你假死的那次,他可是失败了,只变成了个怪物,血却一点用都没有。”

      揭开过往的伤疤,青木攥起了拳头,只恨不得在他身上捅个窟窿。

      涂苏看着她愤恨的眼神,无所谓地笑笑,又道:“你要是有本事,尽管来杀了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