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一十九章结局篇十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你说,你杀我,只是为了让阿虹变成完整的妖?”

      难以意料到,又好像很容易理解。 只是她还是麻木的,想要从对方口中问出个切实的答案来。

      涂苏多看了她一眼,略为讽刺地说道:“看来他被起了名,倒是真的。”

      青木接着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呵。”他突然饶有趣味地笑了起来,却又捂着胸口颇为难熬地弯下腰,回复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坐起身。

      她看着涂苏擦了擦嘴角并未流出的血迹,看他抬头,刚刚那种嚣张的样子却收敛了不少。

      “左右我怕是没多少时日了,倒是愿意和你说点真心话。”他斜倚在一旁,替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你觉得,我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

      “大约是,我碰见……碰见朵朵的那次。”青木顺着他的话开口,却见对方笑得意味深长。

      那是一种,仿佛早就将她看透的笑容,若不是对方虚弱到刚刚差点呕血出来……青木不着痕迹地往后移了移,想要离这只丧心病狂的孔雀远一些。

      不过对方还是开口了,“没想到那一次躲在后面的是你,你还变成了游魂,经历倒也是曲折。”

      想及当时的场景,青木有些尴尬,但是,他语气古怪得很,分明让人觉得……觉得他好像从一开始,就很了解自己。

      “我们,除了那次之外还见过?”青木迟疑地开口,但是她十分迷茫,涂苏明明在几百年前就出去了,怎么会,怎么会认识她呢。

      她突然福至心灵,脑子里闪过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接着看向涂苏的眼神,便不由自主地泄露了一丝恐惧感。

      “你……”她试图用,最平静的语气开口,也知道现在的一举一动早就出卖了她自己,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道:“你,好像也会,使用影仆?”

      “哈哈哈哈哈!”他突然大笑出声,仿佛一个孩子最高明的把戏终于被人识破,血从他嘴角呕了出来,被他用自己微弱的法术一把抹去——甚至还留了些未抹净的痕迹。

      青木却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怒意,也有些惊惧,还想现在就捏死这个人。

      “不可能的吧,我确实不懂术法,但是,你怎么可能会……你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么?”她反问道。

      对方好像很不以为然,十分张狂道:“这本来就是我闲来无聊时想出的东西,有何不可?”

      “所以你这么多年来……”青木攥紧了拳头,“一直在监视阿虹?用影仆?”

      涂苏闲闲地讽刺:“他以前只喜欢吃带血的鲜肉,或者喝他那些苦药汤子,你来了,倒是一日叁餐都要吃的像个活人了。”

      “你说,一个害了朵朵的东西,我会任由他二百年来高枕无忧么,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还有你刚来的那几天,我真的是太了解他那阴暗的法子了,居然故意操控了影仆去吓你。”

      青木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没想到,都到了现在,她还能发现些颠覆了她整个经历的事情。

      她突然抓住了什么,难以置信地问道:“所以,所以我那天不小心撞到的影仆,莫非是,是你?”

      她回想起那种穿身而过的恶心感,虽然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仍然有些心悸。

      涂苏摊了摊手,颇为厚脸皮地笑道:“你就当是在和你打招呼,我身在界外,能传些信的,也只有那么一个家伙。”

      青木抿着唇看他,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翻这陈年老黄历,只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句变态。

      涂苏的目光飘向床帐的方向,意有所思道,“他后面倒是不怎么用这东西了。”又低声地嗤笑了下,自顾自地嘟囔道:“倒是好命。”

      “扯了这么多。”青木把手上串了菜的签子随手扔到火里,通红的炭火升起簇旺盛的火苗,“说吧,到底什么事来找我。”

      他闻言倒是不含糊,点了点掌心的石头:“帮我救朵朵。”

      青木闻言一脸惊讶:“你自己的本事恨不能通天了,还用我救?”

      对方的眼中闪过丝阴霾,青木毫不怕死地迎上他的目光。

      命运真是奇妙,或许从前,再有一百个胆子他们两个也不会坐在同一个火堆旁说这些事情,涂苏也不会对一个不相干的人露出这么多耐心,可如今,她守着床上躺着的,他守着石头里睡着的,倒是莫名的同病相怜。

      所以接下来,涂苏变得大方又干脆:“你不就是想让他醒来,你帮我救朵朵,我告诉你如何让他醒过来。”

      青木有些犹豫,“我凭什么信你,你还不是恨不能阿虹死。”

      他简短地咳了一声,把剩下的强行忍了回去,又道:“就凭我再也不能折腾了,还有,或许朵朵还愿意听你的话。”

      青木有些迷茫地看向他。

      “我,试过了,她不愿意跟我走。”他道,语气里好像有些失落,但是话锋一转又道:“这也是在给白孔雀赎罪,你若不做,他业障那么多,说不定更醒不过来。”

      青木不信他的后半句,但是她看向那个睡在石头中的小小人影,只觉得她确实是个纯良的,不该与涂苏为伍的少女,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你这样就不算违逆天命了吗?”她吞吞吐吐地开口,“你这样,我虽然不懂,但是,你这样做,也应该是逆天而行的吧?”

      涂苏没有理会她说的话,却好像要把她看穿一般,又道:“还有,你身上有片叶子,是……”他顿了顿,似是回忆起什么,眼眸暗了暗,又道:“是那株五味子留下的,白孔雀毁了我为朵朵做的阵法,我只好借你的叶子一用。”

      似是怕青木误会一般,他接着又道:“这片叶子应该是他留来给你做念想的,只可惜我穷途末路,只能来借你的叶子一用了。”

      青木倒不知道小绿还给她留了片叶子。她看见涂苏虚弱地抬起手,勾勒出个阵法,然后她的体内果然浮现出一片碧玉通透的绿叶。她拿在手里端详着,柔和的轮廓,干燥却仙气充盈的纹理,是小绿留给她的最后的东西。

      然后他接着又道:“我说能帮你让白孔雀醒来,是真的,不过相较而言,好像要占你不少便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若我知道,都会告诉你。”

      青木摇了摇头,拿着那片叶子端详了会儿,终于还是抬头问道:“我捡到阿虹的时候,他便是化了原形,一幅奄奄一息的样子,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说能让阿虹醒来,但是他醒来之后呢,他能好起来吗?”

      涂苏收起了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的话却也像是带了几分真心实意,“总要等他醒来,这些事你才能去亲口问他。”

      “他去我那里估计是为了夺些药草,去除他身为寒妖,体内源源不断的寒意。可是他倒好,只拿草药便罢了,还想拿回自己的妖血,毁掉我为朵朵做的阵法。”

      他变戏法般的将自己怀里的东西一件件掏了出来。“如今这些药草都在这里了,你帮我救朵朵,我帮他熬药。”

      “至于别的,你只能去亲口问他了。”

      闻言,青木似是下定决心一般,将小绿留下来的叶子递给他。

      “这叶子与其在我这里放着,不如拿去救人。”

      “我帮你救朵朵,倒不是因为别的,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看她这样睡在一块石头里面。”

      “只是,”青木迟疑道:“只是,希望朵朵也愿意活过来。”

      这句话似是戳破了涂苏的什么心事,他的脸色愈发灰暗,却还是点点头,接过她手里的叶子,强撑着道:“我大约还需要两叁日才能好一些,准备白孔雀的药材也需要时间,这几天就叨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