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一百二十章结局篇十一(下)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想不到朵朵的梦里会是一片碧透,高山流水,郊野炊烟的景象。

      所有这外面的风雪,这个倒霉的寂月,跟面前的景色相比,青木瞬间没了劝服朵朵离开这里的信心。

      她傍高山的一隅而居,正在整理着篱笆边上的花草,再往篱笆外看,便是雾气磅礴,连绵不断的山脉,不愧是栖惯了寒山的孔雀。

      青木看着她专注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会吓到她。

      于是她握了握拳,硬着头皮生硬而大声道:“请,请问……”

      面前的身影果然吓得直接扬了手里的花锄。

      “你你不要害怕。我,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朵朵。”青木急忙解释。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见面了,但是朵朵好像觉得她是个陌生人。

      “这位姑娘,您,您找我有事?”面前的少女在惊慌后连忙起身,向她行了宫楼里的侍女们会行的礼,随后又轻柔地问道:“我是少爷院里侍弄花草的侍女,您可是来找少爷?”

      青木有些茫然,涂苏虽然让她来帮忙,她脑子一热就来了,但是涂苏并没有交待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你说的少爷可是涂苏?”

      “正是。”少女点点头。

      青木却挠挠头,又问道:“朵朵你,知道这里是何处吗?”

      面前的少女四处看了看,柔顺地回答她道:“朵朵确实不知晓,可能是少爷的某处别院,让我过来先行布置一下的。”

      她福了福身又道:“姑娘不如进屋来坐?我为姑娘奉茶。”

      青木摇了摇头,直接道:“我不是来找涂苏的,我是来找你的。”

      犹豫了几秒,又说道:“朵朵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

      已经死了……她有些说不出来这话。

      面前的少女神色黯淡了不少,恭顺地交握在腰间的双手,缓缓攥紧了袖口。

      “那天……”她低低道,“那天少爷来此,也是这样说的。”

      “姑娘,我好像忘了不少事情,我,原来已经变成一缕幽魂了吗?”她认真地问青木。

      青木点了点头,又有些踌躇道:“你已经忘了,其实,我们前段日子曾经见过。”

      不过想必我们都会觉得尴尬……青木在心里默默补充。

      朵朵很给面子地点点头,还是那种柔柔顺顺的语气:“难怪我看姑娘面善。”

      “在这里说话不是办法,姑娘还是随我进屋坐吧。”

      青木只好随她进了屋,看她行云流水地煮茶,温婉柔顺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叹息,也忍不住有些责怪白孔雀。

      喝了茶,她便缓缓开口说自己刚刚在心里圆好的措辞:“其实,是涂苏让我来这里的,我们,之前曾经见过一面,当时聊的很开心,涂苏觉得我们可能有缘,我能来这里帮到你。”

      “朵朵你,愿意随我离开这梦境吗?”

      少女收回了替她倒茶的手,低垂着脑袋,摇了摇头。

      “那天少爷来此,也说让我和他离开这里。”朵朵站在一旁,似是有些心事,又道:“姑娘既和少爷熟知,能否告诉我,现在的少爷,过得如何?”

      青木语塞,朵朵看她为难的样子,便继续说道:“上次少爷来,我感觉,少爷他,变了很多。”

      她在青木的下首缓缓落座,替青木添了茶后,又道:“少爷儿时便顽劣,即使是涂家所有的小姐少爷里,也是最不守规矩的。”

      “少爷也经常捉弄我们这些下人,但是当时的少爷是开心的,如今的少爷……他似乎很累,身上的气息 ,让我有些害怕。”

      青木闻言,忍不住叹息道,“他为了救活你,折腾了两百年。”

      朵朵握着袖子的手又紧了下。

      她的声音有些黯淡,却还是问道:“姑娘,能否和我直言,少爷他为了救我,是不是,犯了什么大错?”

      青木沉默了,她想点头,但是,又有些莫名的于心不忍。

      空气陷入安静,朵朵看她这样,反而放下了一直紧攥的袖口。

      “姑娘不必太过费心。”她轻柔地开口,“我虽然只是只法力低微的孔雀,却也看出姑娘不是寨中人,那姑娘想必不知,若是孔雀身死,再想活回来的话,只能行逆天之道。”

      “所以前段日子,少爷骗我说,我只是一直昏迷不醒。”

      青木闻言尴尬地搓搓手,哑口无言。

      又忍不住补充道:“但是,你其实不该是这种命运,其实,是,是,总之你不应该去的这样不明不白。”原谅她的私心,她说不出是白孔雀害她身死这种话。

      “朵朵,你这样好,你不应该背负不属于你的,不公平的命运。”

      青木看她笑着摇了摇头,“姑娘不必替我烦忧,我已经忘了当时的经过,何来公平不公平呢。只是……”她低下头,低低道:“我不想因为我的身死,而连累少爷走上不该走的路,那样我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

      “姑娘,我如果活过来,少爷的罪孽只会更加深重。那朵朵身死千万次,都死不足惜。”

      “可是这事情很难说。”青木郁闷地搓了搓脑门,唐突地一把抓起少女的手。

      “你不懂。”她看着少女的眼睛突然道。

      “不对,也不是你不懂。”

      “你不知道,朵朵,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寂月,外面那些倒霉的天气能让人陷入癫狂,每次感受到那种寒冷,我都只想赖在我喜欢的人怀里冬眠。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草木的凋零也让我感到心痛和难受,每次风雪刮起,我都觉得那是化作实体的悲苦,是命里的煎熬。”

      “我拼命地抓住脑中幻想的那根稻草,幻想阿虹就在我身边……你不知道,其实我是个很懒又很废物的人,也不懂什么法术,但是寂月里我却不得不和他分离,也生了很多次病,还梦到过他身处险境。”

      “那种感觉真的太痛苦了,直到现在想起来也很痛苦。”

      “但是后来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苦难好像从来不曾停止,可是只有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不会那么难受。”

      “我明明应该恨涂苏的,他害了阿虹,但我经历了太多事情,反而对他再也恨不起来。”

      “他是个有些癫狂的可怜人,而你,你是无辜的,只有你才能解救涂苏的癫狂,即使要让我现在杀了他替天行道,我也希望他看到你复活后再死掉。”

      “他……等待真的是太苦了,真的。”

      她松开朵朵的手,胡乱地抹去眼角的泪痕,再将自己缩成一个小小的球缩在桌旁。

      分外自暴自弃道:“涂苏那个混蛋说,只有将你救活了,才告诉我让阿虹醒来的办法。我对他提不起恨来,你我此前就见过,我一直知道你善良无辜,更不会怨你,也想救阿虹。”

      “朵朵,活过来吧,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都无法阻止涂苏,但是,你却能真正的挽回他。”

      后来她便有些上头,来回絮絮叨叨,仿佛把这阵子压抑的情绪都一股脑倒了出来。朵朵先是听着,后来握了她的手,再后来又搂了她的肩膀轻轻安慰着,以一种温柔而柔顺的样子,平复了她所有的心事。

      “所以说,还是跟我出去吧。”她靠在朵朵的肩上,有些沧桑道:“我也愿你在这里永远过着安祥宁静的生活,可是这里终究是假的,你在意的人和事都在外头等着你,只能你去做的,也在外头等着你。”

      她抬眼看她,这次,少女点了点头。心事也似乎更加多了。

      面前的所有景象开始剥落,露出曾经青木走过的那条,溢满金光的,灵魂所走的道路。

      朵朵似是被感召一般,牵着她的手,顺着既定好的路线,纵身跃了下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