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四章 白孔雀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青木嗅着一股香味醒来。

    好像靠在一个软软热热的地方,手里还捏着什么。青木蹭了两下,背后传来一个娇柔惑人的声音:“木木,醒了?”

    青木一惊,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白孔雀的床上,被他搂着睡的。

    “这,这,你,我。这。”青木吓得一下子结结巴巴的。

    白孔雀眼波流转,近看的时候青木发现他的皮肤不想以前那样又薄又红了,变成了一种白皙感,有点像是欧式美人。

    只是头发还有些稀疏,这样凑近了看,他的眼睫毛却一反常态的浓密,。一根根都是白色的,妖异得惊人。

    看她不开口,白孔雀愉悦地笑了,凑到她耳边,声音里像是吐出团黏糊糊的蜜糖般说道:“是不是不怕我了?”青木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湿黏的东西便舔上了她耳侧,从脸旁一直辗转着舔上了唇。

    不管男女早上刚醒都是有需求的。青木呆楞着,随后被舔得嘤咛一声,忍不住张开嘴放任那嫩滑的舌头来她嘴里缠绵。

    不够,还想,还想要更多。

    青木意乱情迷地搂上白孔雀的肩,呻吟声不自主的溢出,突然间被自己的声音惊醒,猛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白孔雀。

    对方的眼睛里水雾迷蒙,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她,神情有些委屈。

    青木狼狈地夺门而出。

    刚回卧室整理好衣容,洗漱完毕之后,屋外传来了敲门声。青木觉得自己脸又红了,硬着头皮开了门。

    白孔雀盯着她,没有言语,然后递给她一个食盒。

    “早上的事情不要在意,公孔雀,天生就有魅惑人的手段。以前我病着,所以……总之,你不要往心里去了。”   白孔雀见她不说话便主动开了口,只是声音里听不出语气。

    其实说起来,最后她自己也有点把持不住了。青木在脑子里想。但是大白天的说这些总归有点不好意思,青木只红着脸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赶紧逃也似的关了门。所以也没有看见身后白孔雀有些狼狈,却十分痴迷的目光。

    好在今天的事情依然很多,容不得青木多想,就又有了很多新事项要做。白孔雀泡在浴桶里,看着青木跑前跑后的身影,目光流转,若有所思地在自己的药材里又添了几味。

    他在给自己用猛药,想赶快好起来,迫不及待,想占有这个人类。

    中午的时候,白孔雀示意她坐在浴桶边的台阶上,地上都铺了白色的软垫,虽然现在水雾迷蒙的,但是倒也不凉。然后白孔雀又亲自给她擦了擦汗,石阶旁边不知道是谁早已经布好了饭菜。放着两双筷子两个碗。

    青木问白孔雀要怎么解决,白孔雀趴在桶边道:“木木先吃,吃完喂我两口就好。”

    白孔雀最近经常要求一些亲密的举动,青木本想着怎么保持点距离的,但是一抬眼看着那越来越俊美的面容,便毫不争气的半推半就的从了,而且也真的还不敢忤逆他。

    也确实有点想推倒这个人,他越来越好看了。

    白孔雀将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心里,也不多说什么话。

    下午又换了两次药浴,依旧是湿身诱惑。青木毛巾吸足了药水,帮白孔雀敷在他的头发上。白孔雀一头白发,有些稀疏。应该是因为他的白化病的关系。青木搜索着脑子里不多的知识,很多白化病人都是如此的。但是据说他给自己配的药,能长出更润泽的毛发。

    青木有点发愁,不会又是毛掉光了重新长的方式吧。虽然秃头是检验帅哥的标准,但是她还不想盯着秃头啊。

    白孔雀好像看出了她的顾虑,开口道:“木木,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没什么,只是在想,这次的药会让先生你的头发也掉光吗?”自从亲完之后,青木对白孔雀的隔阂也少了些,现在真是什么都敢说了。

    白孔雀了然地笑了:“怎么,木木嫌我掉光头发不好看了吗?”

    “不,不是,怎么会呢,你不要瞎想。”青木尴尬地笑了笑。

    “确实会掉光。”   OMG,果然如此。青木在心里长叹了一声。

    白孔雀突然握住青木还拿着毛巾的手,“但没关系的,孔雀长毛发不会像人那样慢。我保证。”

    “这,这种事情不需要保证啦。”青木被戳破心思有些无地自容地抽回了手,将毛巾拿下来重新在药水里洗了洗。

    水汽氤氲间,白孔雀盯着空荡荡的手。又被拒绝了,怎么,是嫌弃自己是个怪物吗?即使变得再好看,她还是知道原来的自己什么样子,她什么都知道,她还是会嫌弃自己。白孔雀面色狼狈地盯着低头忙碌的青木,默不作声地将攥紧的拳头沉入水中。

    不管怎么样,这终究是他捡到的东西。是他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也许自己对她太温柔了,保护得太好了,让她忘了这是个多么危险的地方。

    没错,应该重新让她想起来才对。白孔雀仿佛看见了充满希望的未来般,惬意地眯了眯双眼。

    “水温很舒服吗?还不错吧。”不知道白孔雀内心已经天翻地覆的青木,抬头看到白孔雀的神情后,傻乎乎地冲他笑着。

    白孔雀低头打量着她,也笑了。

    第二天早上,青木起床后的心情格外好,甚至哼着歌儿进了用餐的饭厅,走过屏风后却猛然呆住了。鸡皮疙瘩瞬间爬满了全身。饭厅里是无声的,爬行着的黑影,像是柯南里面剧情不到不会露面的黑衣人那样子的东西。不,比那个更恐怖,人形的黑影们黑漆漆的,不透光,默默地张罗着早膳,打扫着饭厅。突然有个黑影冲着青木铺面而来,她心里铮地一下,全身一麻。那黑影穿她身过去了。

    但是那种与它重叠的感觉。重叠至分离的那几秒。

    青木觉得自己的心肌在痉挛,全身上下越来越麻,不知为何居然还能站立。

    然后黑影们一下子全都消散了,一股酥酥软软感觉的东西像沁凉的流水一样流到了心脏中漫至全身,青木眼黑的前一刻感觉自己被一个柔软温暖的怀抱支撑住,眼前掠过一抹白影,耳边响起轻软的叹息。

    再醒来的时候,屋外还很亮,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仿佛今早的一切经历都是幻觉。

    背后很暖,鼻间有淡淡的药香,白孔雀的声音从耳后传来:“醒了?好点没有?”   青木也发现了她被白孔雀抱在怀里,她靠着白孔雀,白孔雀靠着床栏,两人的手十指交叉握着。青木想偷偷抽回手指,却被白孔雀的手指追逐缠绕着。

    白孔雀在她耳边轻轻叹了气。“可好些了?”      说完抽了只手捂在她的心脏上,暖融融的,好像是在帮她强化心脏一样。嘛,如果不是隔着胸就更好了。

    “嗯。谢谢。”青木应道。

    “胆子怎么这么小。”白孔雀的唇仍贴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你不是一直好奇为什么府里没有佣人么,今天你看到了,他们全是被饲养的影仆。”

    那就不能饲养点好看点的么……青木想到她住在府里的这么长时间,全都跟着这些东西一起生活,被它们服务。全身又有点发麻,不由自主地贴着白孔雀更紧。

    “那个……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吗?它们,它们好吓人。没有别的方法吗,求您了,以后打扫什么的都由我来做,能不能不要它们了,求您了。”青木的声音愈发颤抖起来。

    “你如此讨厌它们吗?”白孔雀温柔地摩挲着她的手指,安抚她,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它们…”青木猛地转身将头和身子全部埋在白孔雀的胸膛里,闭着眼绝望道:“它们其中有一个穿过了我的身体,我…我从来没有体会过那么多的,集绝望,恶心,变态于一身的感觉。”

    白孔雀拥着青木,仰头望着头顶的绣花床帐,他头发掉得差不多了,所以最近都带着厚厚的帽子,连眉毛也跟着掉光被遮住。闻言,他若有所思地,露出个颇为变态的微笑。

    白孔雀虽然是孔雀寨的贵族人物,但是那群人除了扔给他个破宅子不让他饿死之外,怎么会管他别的。所以他只好用法术做影仆。影仆由心生,他做出来的影仆,自然是让人恶心的。怎么,还期待他能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么。

    青木嫌弃他。觉得他恶心。

    但是,她却紧紧地抱着这个让她恶心的人,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木木。”白孔雀抚摸着青木的发丝,柔声道。

    “嗯?”青木依旧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襟,抬头用小鹿般的双眸看着他。

    白孔雀顿了一会儿。

    “喝点粥吧,”轻轻揉了揉她的心口,“以后不要这样了,若不是我赶到了,你能被自己吓死。以后不要那么钻牛角尖,相信我,这是我的地方,这个院子里没有任何会让你害怕的东西。”白孔雀不等青木说话,柔软的唇便吸住了她的唇舌。

    木木,等我断了药后,我要干你。

    这句话还不适合现在说出口。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