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七章 虹与白 (一)(微H)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昨天和青木厮混了一晚,今天白孔雀在起身后便重新调整了下自己的药方。删了几味在失了元阳之后便显得有些鸡肋的药,又添了几味替代的,甚至想了想,还添了几味壮阳的。

    若是此时青木在他面前,定是要吃惊的。妖媚却脆弱的魔物着一身羽纱坐在特制的轮椅上,身后披着柔顺的银发。他全身被笼罩在书案后的阴影里,手里捧着几张药方,苍白的脸上若有所思,待想到了什么后,一双嗜血的红眸里便盛满变态的笑意。

    白孔雀翻手凝结着影仆,命他们去按方抓药准备。虽然和青木交合,采阴补阳对他有益,但是他久病缠身,身体还是亏损得多。昨日又分外劳累,所以今天只凝了两个人影出来便有些疲累。

    他也不再强求,挥了手让他们下去做准备,便一边想着晚上该让青木吃些什么,一边拿出一把小巧精致的虎钳,抬手便猛地钳掉了左手中指的指甲。

    连胸肺都跟着抽痛了一下。

    血缓缓地从中指渗出,滴落在刚写好的药方上。白孔雀面无表情地钳掉了其余四个指甲。他想换手,但是左手已经鲜血淋漓,只好招来了影仆帮他钳右手。右手小指的指甲太薄太弱,居然被嵌断了,他只好撒了些麻痹神经的药粉在上头,抽痛的同时让影仆拿镊子将剩下的半片指甲从肉里揪出来。

    影仆扶着他泡入冒着热气的药桶,又取来烧好的一盆药汁架在边上,他皱着眉将早已疼麻了的双手泡进去,汤药从指尖刺到他肺腑,浑身都在发疼发抖,可再坏还能坏成什么样呢。

    其实在此前他的指甲已经有了松动的情况,按照计划,在泡过七天的药浴之后,指甲便是会自动脱落的。可惜他忘了,他的指甲天生薄弱尖利,与肉粘连得比普通人的指甲紧。他前几天急于求成,多添了几味药的剂量。药浴若是多泡,体内积留的药毒怕是难清除,而生甲的药又必须要渗入皮下才起作用,兜兜转转,竟然只剩下生拔指甲这一条路可走。

    他举起自己药汁混着血水的双手,看着它们,笑得颇为嘲讽。

    反正也不会更差了。

    命不是他的命,天不是他的天。

    这个生来就对他残忍的世界,他向来靠自己发狠地活着。

    只有一次,或是上天悲悯,又或是他自己抢来的。

    他脑海里浮现出青木健康而红润的脸,闭上眼贪婪而陶醉地吸了口空气中的水雾,仿佛把雾里人的鲜活全都吸给了自己。

    青木也并未睡多久便悠悠转醒。这座小宅院还是静得可怕,青木起身出门寻找白孔雀的身影,自从她知道这个屋子里有影仆这种东西之后,她就不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说来她也有些惊讶外加害羞,昨天之后她身体也没有感觉到万分不适,也没有书里写的那种撕裂感,反而自己被白孔雀所吸引……淫荡得过分。

    想起昨天的记忆片段,青木真的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她随便在院子里转了两圈,想让脸上的红意散下去,然后便去白孔雀的浴房里找他。

    雾气氤氲里,白孔雀正坐在浴桶里闭目养神,双手包着白纱布搭在桶边,衣衫尽褪,旁边一个粘稠的黑色人影正在帮他换水。

    药味比起以往呛人了不少,青木在心里想着,压下对黑影的恐惧,走向白孔雀。

    对面的人缓缓睁开一双深红色的妖瞳,看她走近。

    “木木醒了?”他的声音里透着慵懒,比起前几日却好了不少。在青木走近之后便抬手捏碎了旁边的影子。

    “嗯,手怎么了?”青木凑近,缓缓抬起他包满纱布的手想要仔细打量。

    “没什么,要换指甲了,所以先包起来。”白孔雀不是很在意地淡淡地说着,一双迷离而勾人的眼睛只牢牢地盯着她看。

    青木被他盯得越来越有些热,胡乱地转移话题道:“还要添水什么的吗?我来弄。”

    白孔雀不说话,只有些玩味地笑着看她。

    “怎么了?”青木干巴巴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木木果然身体康健得让人嫉妒。昨天……明明那么累,今天一起身还要抢着干活。”白孔雀趴在桶边,声音又缓又暧昧,说得青木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白孔雀的手被包着,无法牵制她,但只一双眼就好像要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扒下来一般。

    青木有些恼羞成怒,又拿他的眼神没办法,跺了跺脚自暴自弃道:“我看你这里也不用我做什么,那我回房休息了。”

    “木木。”白孔雀拦住她,“最近几天我要不间断的药浴,由影仆帮我就行,你在屋子里好好休息,若是闷了,便去书房里翻些书看。”

    青木点点头出了浴室,外头的空气新鲜而又凉爽。浴室门外头连着个很小的小院,一边架了几株葫芦藤,放了一张竹桌几把竹椅。青木在葫芦藤下捡了个椅子坐,开始思考人生。

    转眼她来这里快有两个月了,突然发现自己前面一阵子都在为了保命而瞎忙活,连日子都不记。她暗暗记下心来,有时间要问问白孔雀这里有没有日历,要摆一本在屋里。她活动的地方仍然是这一方宅院,不过连这宅子有多大,房间有多少也并没有弄清。在没有弄清楚那些影仆的活动轨迹之前,她也不想探索什么别的地方。青木不知道自己对白孔雀是什么样的感情,喜欢可能是谈不上的,畏惧反而更恰当。但是这个妖物如同毒药一般,每次看见他,总能勾起自己最原始的性冲动。这样也好,来都来了,青木对于自己稀里糊涂就失了贞操一事也没多后悔,虽然比起一开始自己扫地机器人的目标要超额超质量地完成了许多,好在命被一步到位地保住了。

    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逗笑了,起身去了白孔雀的书房,跟房子主人上了床也是有好处的,交易了肉体,她现在能更加心安理得地翻阅书房里的书,享受每天准备好的一日三餐了。

    青木在书房里并没发现什么话本日历,反而发现了一本古代女工编织大全,图文并茂,她一下子有了兴趣。又在书房隔壁再隔壁的小库房里搜罗出来了许多未拆封的毛线,针线,剪子,布头,便兴冲冲地抱着一堆东西躲回了自己屋里。

    青木是个很宅的人,宅到上大学的时候,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可以在床上窝两个月。所以她这一躲,便是三天。她现在没有手机电脑解闷,不过做手工也能让她消磨很久。

    饭厅里每天都会准时放好热气腾腾的食物等她,期间她大着胆子去看了白孔雀两次,见他一动不动地泡在桶里,便没有去打扰。

    白孔雀在拔掉手指甲的第二天又如法炮制地拔掉了脚趾甲,不过脚上的比手上情况要好些,他在桶里整整泡了五天,第三天的时候,身上红一块,白一块,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皮。

    好在青木没有看到他这丑陋的脱皮过程,他透过影仆隔着窗子悄悄地探知道青木这几天都闷在屋子里做女工,心情便好了许多,也有了力气继续一桶又一桶的接着泡。

    青木在床边挂了根编好的彩线,用最古老的结绳记事,每过一天就打一个结。在打了第七个结的时候,她已经编织出了好几朵做簪子用的小花。

    这天晚上,夜色如浓墨,青木正睡得迷糊的时候,却觉得身边滑入一块儿滑腻腻的暖玉。有只手轻门熟路地探入了她的衣襟,紧接着,灼热的呼吸喷在了她的脖颈上。

    青木情不自禁地嘤咛了一声,迷蒙间往旁边一抓,却抓到一把滑腻的肌肤。她清醒了些许,又摸了几下,发现来人居然一丝不挂。

    “唔嗯,慢,稍微,慢些。”她声音有些刚睡醒的沙哑,熟悉的唇舌在她说完后便缠卷了上来,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她只稍稍推了一下,来人的手脚便如蛇般缠在了她身上,胡乱地蹭着。青木舌尖乱顶地吐出了在她嘴里作乱的舌头,轻轻地喘着气,对方便一路吻至她耳边,妖媚的声音在夜里轻柔地呢喃着:

    “木木,我来操你了。开不开心?”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