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rǒuRǒuWu.Us 第九章 外出(一)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早上,青木觉得鼻子和脖子都痒痒的,似有什么又扎人又毛的东西堵着她的呼吸,她有些烦躁地翻了个身,将整个人卷在了被子里。

    头上想起了轻笑声,声音悦耳又动听地诱惑着她:“木木,起床了。”

    不起,她全身上下都累得很,她才不起。

    “木木,你起来,在家里闷了这么多天,我带你出去逛逛。”那个声音颇为耐心地哄着她。

    出去?青木猛然清醒,终于想起了她身在何处。

    不对!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掀开被子,撞入一双笑意盈盈看着她的深红双眸。她从来没看到过白孔雀笑得如此开心自在,印象里,他永远是那副疯狂而妖异的样子,十分脆弱却让人由内而外地产生恐惧,恨不得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便掐死他,以绝后患。

    白孔雀衣衫半挂地斜躺在床上任她打量,青木也跟着笑了。他这个样子,确实像只高傲的孔雀,毫不掩饰地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她先是抚上了白孔雀的头发,油光水华的银发健康而茂密,已经长至披肩的长度,脸上的皮肤白腻细薄,却不是从前一碰就破的地步,尤其那双眼,眼底的阴邪少了许多,像是天下最漂亮的红宝石。

    她毫不犹豫地扒了白孔雀已经快要挂不住的衣衫,检查着他身上的肉。长好了,全都长好了,细腻而润泽,不再是那种吓人的白化病颜色。她又连忙抓起白孔雀的手仔仔细细地检查着他的指甲,比起她的还是有些脆弱,但是已经有了光泽,而且每一个都被仔仔细细地磨了棱角,短而圆润。

    “怎么样,木木,你喜不喜欢?”白孔雀附身在她耳边诱惑着她,语气里都是欢愉。

    “真好,我真替你感到开心。”想起初见面足以将她吓晕的一瞥,白孔雀这么多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她吻了吻被她抓在手里的手指,一直游刃有余勾引着她的白孔雀手却突然一僵。

    她略感诧异地抬头看他的脸,发现白孔雀第一次有些发愣地看着她。青木见状冲他笑着:“真好,虹先生,你终于苦尽甘来了。”她将他的手双手握着捧在胸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道:“以前那些日子都过去了,虹先生,你重生了。”

    白孔雀闻言,第一次没有再挑逗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亦冲着她微笑,多少有些沧桑。

    “饿不饿?”白孔雀吻珍宝一般地吻了她的脸,“你先穿衣服,等下我带你出去转转,就当木木闷在这里陪了我这么多天的谢礼。”

    青木乖巧地点点头,白孔雀松开了她,拿起一旁的衣服去了外室更衣。

    青木伸了个懒腰,才发觉身上已经被清理了一遍。但是……好像……太深了,动作稍微大些,身下不由自主地涌出的那股热流,便吓得她顿住了。十分羞耻地捡起了地上的衣衫,不出所料的,擦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白浊。

    见不了人了,这辈子都见不了人了。好在没人看见,她觉得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是熟的。

    好不容易换好了衣服,去了饭厅。白孔雀正坐在那里等她,而她的位置上摆了一大碗红枣桂圆莲子粥,青木看到后立马暗暗瞪了眼白孔雀。

    “怎么?木木不喜欢吗?”白孔雀看她神情怪异,心下了然,却还是俯下身故作贴心地问着。

    “没有,挺好吃的。”青木搪塞道。

    “那就全吃完,最近都累到你了。”白孔雀仍然用那副不紧不慢的腔调妖媚地说着,也不吃什么,托着腮专注地打量着她。

    “你不吃吗?”青木问他。

    白孔雀摇了摇头,“早上喝了药,再吃的话怕冲淡药性,何况,我也不是很饿。”白孔雀一边说,一遍冲她暧昧得一笑。

    这个理由多少有些古怪,不过平日里白孔雀吃的也很少,喝药倒是如同吃饭一般,大约孔雀的体质和人不一样吧。青木来不及多想,白孔雀就说带她出门转一转。

    来这里快两个月了,除了她突然闪到的那片森林,自从被白孔雀带回家,直到现在还是她第一次出门。

    要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只是她隐隐觉得,外面充满了危险。站在大门前,她却有些犹豫了,推开这扇门,不知道外头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

    白孔雀看了她一眼,并没说什么,只是拉起了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拉开了门。

    看见开门后的景象,青木反而有些讶异了。放眼望去,居然是一片无人打理,郁郁葱葱的荒郊野岭。

    只有一条不宽不窄的土路弯弯曲曲地通向远方,剩下的地方全是一片未被开发的景象。青木观察着脚下的路,有两条淡淡的车辙,其余地方也冒出了杂草。

    “寨子里的孔雀都不喜欢我,所以自出生后,我便一个人住在这里。”白孔雀主动冲她解释着,拉着她出了门,淡淡的声音里听不出语气。

    青木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宅院,能在这种地方规整出这样一片庇身之所,也是难得。

    正因为白孔雀住在了荒郊野岭,出门的感觉也没有变成青木想象的那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白孔雀今天并没有坐轮椅出门,青木跟着他,每一步都走得又慢又稳,他说腿上的骨头还有些发软,正好趁此多锻炼一些。

    白孔雀拉着她闪进了树林,这片树林好像大多是杉木林,树干细长而笔直,高耸入云,树林里夹杂了些竹子和灌木。白孔雀带着她缓步走至一片凹地边缘站定,白孔雀手里捏着诀,白光闪了几闪,几个粘稠的影仆钻了出来,青木往白孔雀的身后躲了躲,发现影仆们自发地从一旁草丛里扒出几个竹筐,便下了山谷采各种野果山菌药草。

    除去恶心了些,这些影仆倒确实好用,青木在心里胡乱地想着。

    “木木,你想不想去你来的地方看一看?”白孔雀突然转身问道她。

    青木闻言顿了顿,立马想起那天被白孔雀吓晕过去的事情。白孔雀正在盯着她看,于是青木点点头说好。白孔雀慢慢地领着她走近另一片林子,仔细看的话,地上还残留着被压断的草印车辙印。白孔雀指着一棵树冲她道:“就是这里了,木木,你就是在这里突然出现的。”

    青木闻言试探着走过去瞧了瞧,树还是那棵树,地方还是那个普通的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虹…阿虹,你的话……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青木试探着问道。

    “阿虹?”白孔雀重复着她的话。

    青木有些害羞地笑了下,走过去挽住白孔雀的胳膊撒着娇:“叫虹先生有些太生分了,阿虹怎么样,很好听的。”

    白孔雀愉悦地点了点头,又道:“我只是察觉了那天天生异象,至于为何它选择在那天生出异象,谁有知道呢?”

    不过木木,既然来了,我便不会再放你走。他在心里为自己补充着。

    青木点了点头,并没有怀疑他说的话。白孔雀便继续带着她往树林深处走着,走到她有些害怕的时候,远方传来了哗哗的水声,然后穿出了森林,便到了一处人间仙境般的瀑布山谷。

    太阳暖暖晒在身上,脚下各种野花争相开着,旁边有些许清凉的水雾水珠洒在身上,青木的心情也跟着开怀了许多。

    “这个地方真漂亮,我们在这里野餐怎么样?”青木有些兴奋地冲白孔雀提议道。

    白孔雀点点头,随手点了个人影去回家收拾东西,那人影很快便返回,背来了一大卷绒毯铺在地上,又摆上了食盒。青木等影仆完全消散后,才坐了下来。

    白孔雀陪她坐了会儿,摆好了她的碗筷便道:“木木,你在这里坐着,我要用这瀑布的水洗涤一下身体里残留的药毒。”

    青木正在吃糕点的动作一顿,她没有想过白孔雀身体里会有药毒,也帮不上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白孔雀拿走了她的糕点,在她愣神之际伸出舌头卷走了她唇边的糕点沫,又意犹未尽地吸住了她的唇,俯身将她压在绒毯上尽情吻着,滑腻的舌头早就伸到了她的嘴巴里,尽情地舔着每一个角落。

    足足吻了一分钟才分开,青木气喘吁吁地望着身上的人,他唇边全是润泽的水光。“若是有时间,这里也不错。”白孔雀玩味地笑着。

    青木羞恼地锤了他一下。

    “等下我要脱衣服变出原形,你会不会害怕?”他半卧在青木身旁,点着她的下巴问道。

    青木想了想,她也不是没在动物园里见过白孔雀,便信心十足道:“你变吧,我不怕。”白孔雀闻言,又笑着亲了她好几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