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诀 - 第十章 外出(二)(高H) 白孔雀 (人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等白孔雀终于放过了青木后,便起身走至一旁一件件褪下了衣衫,直至露出胸前白皙的肌肉,他走下水潭,一步步淌到瀑布处,双手结印,周身出现了六道环绕着他的光轮,光轮流传,光芒时强时弱,上面的纹路引着水流冲刷着白孔雀的全身。几个轮转过后,便有些褐色的污水被冲刷出来。突然光芒大盛,再看时,白孔雀便变成了一只隐在瀑布中若隐若现的孔雀,被瀑布打湿的洁白羽翼努力舒展开来,引导着光轮和水流洗刷着他的身体,长长的尾羽紧闭着,快要占了半个水潭。

    青木边吃点心便看着这免费的3D玄幻剧情,心里有些遗憾,都变身了,为何不一步到位开个屏看看呢。

    白孔雀背对着她,专心致志地引导着身上的光轮,自是听不到青木现在的想法。

    青木吃完了糕点,便起身揪了些狗尾巴草编兔子。在编到快要睡着的时候,白孔雀突然收了翅膀和身上的光轮,快速上了岸,他先是在岸边捏了个诀抖落了身上的水珠,接着便往青木的方向飞来,青木连忙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一大截。白孔雀收了翅膀落在绒毯边上,那打量青木的眼神简直让她以为白孔雀要啄她。

    又是银光大盛,青木被晃得捂了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赤裸而冰凉的身影便猛地扑到了她。

    “木木,我有些冷,我们做些事吧。”白孔雀根本不给她机会反驳,便用冰凉的唇吻上了她,连舌头伸进来都是冷的。

    青木被舔得如同吸冰激凌一般不由自主地吸着白孔雀的唇舌。他全身上下都带着冰凉的水汽,隔着衣衫也凉得青木打了个寒战。

    “唔,嗯……你好冰。”青木在接吻间隙抱怨着。白孔雀随手抖开叠着的厚毯罩在两人身上,一手便迫不及待地撕扯着青木的衣衫。青木的手往上躲了躲,却碰到了凉凉的草地,急忙收了回来,只好抱着白孔雀,努力帮他温暖着背。

    肚兜被粗鲁地撕扯开,腰带却还没松,青木只好香肩半露地任由白孔雀啃着他最喜欢的乳头。每次他舔乳头的样子都凶得过分,每次被他舔完之后,就堕落的过分,总觉得不够,想要更多。青木往上弓着身子,一声又一声的娇喘着。

    白孔雀终于摸到了腰带的系扣,随手一拉一抽,全身上下的衣服便全部松散开来。白孔雀今日猴急得很,根本没有耐心将她剥开来,便整个人钻到毯子里去脱她的罗裙,待她下身刚感觉一凉,紧接着,仍然有些冰凉的唇舌便舔上了他不该舔的花谷地。

    “唔!啊……嗯……啊!”青木被突然间又冰又爽的刺激吓得夹紧了他的头,又被他的手马上分开,舌头在她最敏感的地方又重又快地进出着,是不是在阴蒂间打个圈,再重重地吸舔一下。

    青木被抓着根本躲不开,向上乱挺着,那舌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进出着,她眼里却只能看见激烈翻滚着的毯子。青木大张着双腿,终于在白孔雀的舌头下一抖一抖地泄了身。

    白孔雀在她泄完又用手指捅了两捅,气得青木乱蹬着他,他才终于从绒毯中钻出来,唇上还挂着层晶亮的淫液。

    “不许亲我。”青木见他动作,连忙用手遮住了嘴,睁大眼瞪着他。白孔雀见状轻笑出声,勾起个邪魅的角度,抓起毯子一角在嘴上蹭了蹭,又胡乱拿手背,便抓开她的手吻了上去。

    青木的嘴没紧闭多久便被他的舌头灵巧地挑开钻了进去,她觉得自己还是被迫吃到了自己淫液的味道,下面却又不由自主地升起了痒意。

    她用腿勾了勾白孔雀,边吸着他的舌头边用下面碰着那早已硬起来的大粗棒子,白孔雀也没有多逗她,顺着她的动作便将那东西整个捅了进去。

    青木两条腿都勾在了白孔雀的腰上,努力放松着将整根肉棒吃进肚子,白孔雀安抚般地吻着她,身下便大开大合地操弄了起来。

    旁边喧嚣的瀑布哗哗的响着,青木却还是听到了响亮而粘稠的咕叽咕叽声。白孔雀操弄她的啪啪声透过毯子传进她的耳朵。

    “想,想要你……舔我的乳头。”青木喘着气,随着白孔雀的动作起伏着,却忍不住冲他软软地撒着娇。

    “好。”白孔雀声音里有些带了情欲的喑哑,只宠溺地说了一个字,便重重地低头吸舔着两边的乳头。

    青木弓着身子娇媚地叫着,闭着眼躲着头顶有些刺目的阳光,只觉得白孔雀的身体由冷变热,越来越热,直至发烫。

    下面还在九浅一深地捣着,青木只觉得慢慢有些不够,细白的手腕勾住了白孔雀的脖子,往上挺了挺腰。白孔雀很快了然,加重了力度重重地操着。

    “啊,啊…哈,啊!嗯,好舒服。”青木被操弄得连脚趾尖都发软,只能如水蛇般扭着腰。

    白孔雀又重重操了几十下,突然拔了出来,第一次像翻烙饼一般地将青木翻得趴在地上,捞起她的臀便重重地挺了进去。

    “啊!嗯!嗯……嗯!嗯…”跪趴的体味刺激到了青木很少被刺激到的地方,害得她难耐得大喊出声。白孔雀直起身重重操着她,手上扒掉了她仍然缠在身上的衣服扔在一旁,便俯下身亲着她的背,粗喘着印下一个又一个吻痕。青木被亲的乱躲,又不由自主地往后撞着,迎合着正送过来的热铁,两人就这样一个往前一个往后,配合得天衣无缝,刺激得青木不停地喊。

    青木有些疲累时白孔雀又将她翻了过来,拉着她的胳膊,逼迫她看着她的小穴艰难地吞吐那根又粗又大,沾满淫液的阳具。小穴里的媚肉随着进出被翻卷到外面,好不容易吃进去那么大一根,又很快被迫吐出来,就这样来来回回,又被迫吐出一股又一股晶亮的淫液。

    “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白孔雀邪笑着,怕青木听不见一般,贴心地附在她耳边说着。青木懒得理他,勾过他的脖子重重地咬着他的唇泄愤,白孔雀却就着这个动作将她重新压回绒毯上,将她的腿拉到最大角度就接着重重地顶着。

    “嗯,对,就是这样,顶我,顶我!”青木搂着他的脖子娇喊着。“舒不舒服?木木,我快到了。”白孔雀喘着粗气揉抓着她的胸,底下撞得越来越狠,青木被撞得失了声,手下紧抓着绒毯,两条腿大开着想要承接更多。

    “木木!木木!快到了!”白孔雀顶的越发用力。“对,就是这样,啊!顶我,到了!啊!阿虹!”青木嘶喊着回应他,白孔雀吻住她的嘴让她被迫只能闷声乱叫,唇像是粘在她的上面一般甩都甩不开,底下便又是重重的几个深顶,抓着她的臀就把一股一股的浓精全射到了她的肚子里。

    白孔雀射了足足一分钟才射完,她感觉自己的子宫被撑得已经没有地方之后,白孔雀才终于放开了她的嘴,让她大口喘着粗气。青木这时才发现,日头已经偏西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