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屿 - 下药 在古早玛丽苏文中求生(穿书女尊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原着里,这所谓的情蛊说实话就是一个让女主把小二收了的工具蛊,并没有什么凶险的性命之忧,俩人好上之后,情蛊更是没面子的成了增加情趣的玩意。然而现下祝雪瞧这脉象,既沉且迟,如石投水,又兼长短杂乱,时阴时阳,实为凶兆。

      “师父可曾询问这蛊从何来?“卫方覃沉吟片刻,问道。

      魏雎点头又摇头,“他自己也不甚清楚。“

      祝雪咬牙,他们不清楚,她却是清楚的。是吕家长女,吕星辰所为。吕家家主吕青行将就木,命不久矣。吕青属意吕星辰,却怕吕星辰过于骄傲不懂得谦虚,于是一直拿吕家老叁吕星移做个靶子,时常夸赞吕星移而贬低吕星辰,让吕星辰对老叁心生恨意,便想在吕青死前毁了吕星移。

      然而虽然她知道,也只是原着中的剧情,吕家老大根本没想手足相残,要了他的命,现在情况有变,她也不敢肯定了。

      “不能再让他硬生生挺过去了,再来几次,他不死也残。“魏雎道,”这次先喂他些殷黎膏。“

      殷黎膏在祝雪用科学的眼光看来就是交感神经抑制剂,这东西长期服用对男人很不好,容易,咳咳,阳痿。

      她同情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盖在他关键部位的衣服被顶出个大帐篷,顶端洇着深色湿痕。她连忙看向别处,心里默念非礼勿视。

      叁人离开客院,一路探讨如何解决掉吕星移身上离奇的情蛊。

      魏雎和卫方覃也是第一次见要命的情蛊,不由话都多了起来,祝雪在一边安静的回想原着剧情,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能够破解这次的剧情变动。

      魏雎余光看见苏禄禄和一个少年在墙后抱在一起腻腻歪歪,不太开心地转头对二人道,“你们也该管管你们小师妹,别整天做些不叁不四的,多多用功。“说完,便转身离去。

      祝雪转头一看,看到两人手里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还露出了一片衣角,想来最近天气转凉,应是买的厚衣服吧,也没有多在意。

      谁知,就因为她的这一点疏忽,差点遗憾终生。

      用过晚饭,祝雪跟卫方覃两人讨论了一会吕星移身上罕见的情蛊,便挥手告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苏禄禄突然窜出来,手里一个白瓷托盘,上面装了四五块捏成小动物的糕点。

      “师兄师姐留步!“她笑眯眯的,眼睛弯成月牙,”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说罢,用手捏了一块小兔子的递给祝雪。

      祝雪有点嫌弃她直接用手拿着递给她,但也不好不给面子,便顺手接了过来,只咬了她没接触过的一个角。这糕点甜腻腻的,除了甜也没什么别的口感,实在让她难以违心夸一句,只好敷衍地点着头。

      苏禄禄也不在意,瓷盘一托,递到卫方覃眼前,“师兄,随便选一个吧。“

      卫方覃却是认真选了一下,鬓角一缕未束好的发飘落下来挡住他专注的视线,苏禄禄眼疾手快帮忙拨了上去。卫方覃抬手一挡,看了苏禄禄那殷勤的笑脸一眼,抿抿嘴没说什么,却没心情继续选,随便拿了个松鼠的,便打算离开。

      苏禄禄叫住他,“师兄!给个面子呗,我做了一下午呢!还用了自榨的猪油,尝尝怎么样?“

      祝雪知道师兄更不爱吃那么甜的,存了点看师兄笑话的心思,也盯着他等他尝一口。

      只见卫方覃咬掉松鼠尾巴,嚼了两口,眉头就紧紧地打了结。

      祝雪暗笑,还坏心眼地催他都吃掉,“别浪费小师妹一番心意!“

      卫方覃对着两双看好戏的眼睛,胡乱把糕点塞进嘴里,转身赶紧走了,脚步又急又快。

      祝雪心里笑得打滚,面上端庄,对苏禄禄点头告别,也离开了。

      苏禄禄在原地看小师姐走远了,一手把瓷盘上的糕点全部捏碎,埋进院里的槐树下。又猛踹一脚树干,树叶哗啦啦落下来,遮住新挖的痕迹。

      苏禄禄笑着看向卫方覃的房间方向,摇头晃脑吟了句淫诗,“红绫被,象牙床,怀中搂抱可意郎。情人睡,脱衣裳,口吐舌尖赛沙糖。大师兄,今夜我便来会会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