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屿 - 预热 在古早玛丽苏文中求生(穿书女尊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是夜,祝雪沐浴过后点着油灯开着窗坐在桌前擦头发。

      窗外星星点点,一轮清凌凌的上弦月尽责地撒着月光。祝雪仰着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觉得自己这穿越也还不错,生活舒心安逸,还有疼爱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当然要是没有苏禄禄就更好了。

      突然,一个黑黢黢的影子在西北方一闪而过。

      祝雪脑中警铃大作,心想别是什么人要对医心门不利,丢下擦头发的巾子就跟了上去。

      远远地缀在那人身后,祝雪表情复杂了起来。她追上前去便认出这叁脚猫功夫的苏禄禄,她在那里一身黑衣蹑手蹑脚的,殊不知就她这水平,门里不知多少人都察觉了她,和在大庭广众下裸奔无异,只不过大家认出她或是祝雪,没有动作罢了。

      只是,看她这方向,怎么像是要去找大师兄?

      祝雪下意识警觉起来,她便跟着苏禄禄看她到底要干嘛。

      到了卫方覃门前,那苏禄禄竟然也不走门,而是想翻窗而入。

      祝雪大怒,两步上前拽着苏禄禄后心把人给掀翻在地,四脚朝天。

      她故意不叫破她身份,一脚踩着她肩膀,冷冷地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的人,“你这小贼,意欲何为?“

      然而屋内骤然传来隐忍却破碎的半声呻吟,又被人压回口中,咽了后面的半声。

      祝雪哪里还有不明白,更是怒火蒸腾,没想到苏禄禄动手这么快!

      苏禄禄却是没脸没皮,一把扯下自己的蒙面,讨好地对着祝雪笑,“小师姐,是我呀,快放开我。“

      祝雪简直七窍生烟,一脚踢在苏禄禄侧胯,苏禄禄瞬间飞出去几十米。

      “滚远点。“祝雪对着苏禄禄强压着怒火说了一句,连忙推门而入。

      苏禄禄哎呦哎呦地躺在地上叫唤,心里倒是没什么恨意,只是觉得可惜,便宜了这小师姐。

      房内,只见卫方覃靠坐在床头,额头抵着床柱,只露出半张微红的侧脸来,床柱上遮光用的布帘被他攥在手里,斜斜遮住胯间。他听见了门外的争执,然而无暇理会,只觉脑中一片混沌,身体传来陌生的躁动。

      作为医者,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但从未体会过的山呼海啸般的情欲,还是让他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大师兄……”祝雪看着眼前香艳的画面,不由停住脚步,无意识吞了口口水。

      卫方覃微微转头用雾蒙蒙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喘息着哑着嗓子泄出一句,“别过来……出去。”

      祝雪混乱的思维被卫方覃的这句话拉回清醒,她没有听他的乖乖离开,而是上前两步,捉了卫方覃的左手,替他把脉。

      卫方覃炙热的皮肤被她微凉的手指冰了一下,下意识就要抽回自己的手,然而祝雪罕见的强硬,用力握住他的手腕,“别动。”

      卫方覃怔怔地低头看着祝雪白皙娇小的手指搭在自己瘦削修长的手腕上,无端端想到后山铺满了洁白柔软的雪的样子,没有再挣扎。

      “是红露。”红露是这个世界里青楼中最常见的一种春药,药效猛烈又有效,不同于情蛊,红露没法撑过去,如果强行撑着,也许会造成性功能障碍。而且这药让人没法自给自足,自己弄只会越来越饥渴,必须让别人来弄,不过倒是不用非做“插入”这种事情……

      显然,卫方覃也了解红露的药效,闻得此言,他抽回自己的手,闭了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地道,“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祝雪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越来越红的脸,脑中问着自己:你舍得让别人帮他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