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屿 - 朱蛾 在古早玛丽苏文中求生(穿书女尊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想着师兄清俊却被情欲染得扭曲的脸,祝雪自己摸了两次,便实在困得睁不开眼,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辰时,卫方覃悠悠转醒,半醒间用手去摸索师妹,却一把摸了个空,只有微凉的床单。

      他瞬间彻底清醒,坐起身来,睁眼环视,门窗都未关严,瑟瑟秋风钻进房间,让他打了个哆嗦。

      低头又看见自己凌乱的衣衫和星星点点的身体,卫方覃闭了闭眼,胸口倏然有些刺痛。

      轻轻叹了口气,低低地喃道,“小师妹……”

      祝雪一觉睡到下午,起床的时候还觉得头晕脑胀,没想到这身体才十四岁就熬不起夜了。又想起昨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要一件件去处理,不禁感到头疼。

      首先是苏禄禄,想到她,祝雪一张小脸扭曲了起来,真是穿越前恶心她,穿越后又恶心她。如果可以,她倒是想赶紧跟苏禄禄分道扬镳永不复相见,然而一招错过招招错过,苏禄禄已经被师父收入门下,纠葛无法避免。这次的事情决不可轻饶,不然以后她若再出这种下叁滥的招数,她又来不及阻止就后悔莫及了。

      她不准备跟师父或是其他人说,毕竟事关师兄名声,不足为外人道。还是她自己想法子教训那个色胚一顿。

      另外就是师兄……和师兄的关系又如何处理……昨晚她当然是故意只做些边缘行为的,如果真的做到底,夺了师兄的清白,便再也没有回转余地了。她不敢确定师兄的心意,更无法确定自己的……

      只是回想昨夜的那些亲密那些淫言浪语,又怎么可能和师兄如往常一般相处,终究是不一样了。

      她哀叹一声,搓搓自己的脸蛋,“别胡思乱想了,看看师兄的反应罢,尊重他的意见。”

      这个世界发生了这种事肯定是要女人负责的,然而她的思维总带着前世的影子,下意识觉得做了这种事没有谁吃亏谁占便宜,要说吃亏,还是有风险怀孕的那一方更吃亏。不过这个世界倒是不用担心意外怀孕,给了女性性解放的空间。

      呆呆坐了一会,便有个师妹敲门叫她,说是师父上午就让她过去客院来着,然而被卫师兄拦了,说是她身体不适,让她多睡一会。

      听见这话,祝雪表情复杂了起来。先答应了师妹说自己洗漱后会过去,送走了师妹,才慢吞吞起身打水洗漱。

      等她一切准备好,故意慢慢踱步走去客院,知道师父叫自己应该是为了那个吕星移身上离奇的情蛊,便自己心里先琢磨一会有没有什么能跟师父探讨的。

      到了客院,见到熟悉的带着黑色抹额的两个护卫,那两人对她点点头,放她进去。

      一进门,便看见四人围坐在堂内,正是魏雎、吕星移、卫方覃和苏禄禄。

      四人都向她看来,表情各异。魏雎微微笑了一下,吕星移带着探究与兴味,苏禄禄好像有点紧张,但完全不尴尬愧疚,而卫方覃则正襟危坐神情冰冷,好似她与他不仅昨晚没发生过什么,甚至这四年都没发生什么一样。

      她心中惊讶,又不好此时表现出来,只与几人打了招呼,过去坐下。

      堂中一张乌木圆桌,能坐五六个人的样子,苏禄禄和卫方覃中间有个空位,她自然地走过去选了那个座位就坐。

      冷冷的药香飘入鼻端,她莫名感到安心。

      不过卫方覃看都没看她一眼让她有点莫名其妙。

      “小雪你刚过来,我们刚在与吕公子探讨他身上的蛊毒,现下确有了些眉目。”魏雎道。

      祝雪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眉目了?

      “虽然彻底解毒仍不得法,但压制个几年却是可行。北枢岭有一药种名朱蛾,其麟粉有微弱毒性却与吕公子所中之蛊毒相克,可护其心脉。”

      祝雪沉思,一般这种能相克的东西都是天生地长在一块的,难道吕星移的情蛊来自北枢岭?那边人迹罕至,只有一天枢教驻扎在岭内。然这天枢教素有魔教之名,教主正是原着中苏禄禄家老六……原着中把他描写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却又极为变态,爱收集真人做的美人人偶,想起来就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可笑的是,他本人美绝人寰,所以遇上苏禄禄之后,苏禄禄这色胆包天的天天追着人家想上人家,最后由于他练功走火入魔被苏禄禄得手,后来就开始跟着苏禄禄屁股后面跑了……这么一想,不但不可怕,反而有点搞笑。

      “明日你们师兄妹叁人便随着吕公子出发,去往北枢岭寻朱蛾。”

      祝雪本还想得入神,魏雎的一句话让她瞬间回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