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屿 - 决定 在古早玛丽苏文中求生(穿书女尊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什么?”祝雪被突如其来的行程搞懵了,原着根本没这件事,毕竟吕星移的情蛊无大碍,自然也不需要去什么北枢岭找朱蛾。

      魏雎道,“方覃经常在外历练,小雪你却一直呆在门内,这次也是个好机会,你们应也知道如何炼药,正好帮吕公子去寻朱蛾。至于禄禄,我本想让她在门内多多学习积累,但既然她想与师兄师姐一起历练,也无甚不可。方覃、小雪,你们要多多照顾师妹。”

      照顾?我不教训她就不错了。祝雪心里暗忖。

      也不知道这苏禄禄发什么疯,她还没跟她家老叁勾搭上呢,她就要跟他们一起去北枢岭了?而且她实在不想跟苏禄禄一起出发,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她留在门中?

      “师父,小师妹刚入我医心门,基础都还未打牢,入门剑法、入门心法和千药录都还没学扎实,出门在外,怕我和师兄也护她不周啊。”祝雪一脸情深意切。

      魏雎还未发话,一道清冽的男声回道,“祝姑娘不必担心,我辟梦谷必护叁位周全。”

      祝雪第一次听吕星移讲话,他的声音沉而冽,十分好听,第一时间就能给人好感,可是他说出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

      祝雪强笑着转头望向吕星移,他今日衣着整齐,一身玄色对襟窄袖长衫,领口袖口用银线绣着云纹,和护卫如出一辙的黑色抹额上却又襄着一块品相极佳的蓝宝石,一身黑色和他苍白的皮肤红润的嘴唇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十分有视觉冲击力。

      祝雪被他晃了一下,定神道,“怎好意思麻烦吕公子一路相护?”

      “祝姑娘说笑了,本是小子麻烦叁位,区区护卫之责,怎能说是麻烦?”

      “百密仍有一疏,那北枢岭驻扎着天枢教,可以说是危险重重。”

      “我辟梦谷五百暗卫,个个身怀绝技。”

      祝雪不说话了,她不是很懂这吕星移搞什么鬼,非要带上苏禄禄不可。于是她求助地看向卫方覃,指望他说两句。

      然而卫方覃正襟危坐,根本不看她,只垂着眼睛听他们争论。

      她忍不住拽拽卫方覃的袖子,却被卫方覃抽开了。

      祝雪一脑袋问号,只好继续硬着头皮道,“总之,师妹还是留在门内更安全。”

      苏禄禄笑了,“小师姐,既然大家都想我一起去,你就别挣扎了,咱们一路开开心心的,齐心协力帮吕公子找朱蛾罢。至于你说的心法剑法的,我路上学也不迟!”

      魏雎也开口,“你可是怕你师妹拖累你?”

      祝雪眼角一抽,只好应道,“那师妹一起去吧,只是一定注意安全。”

      “小师姐多虑了,有吕公子又有师兄师姐保护我,哪里有什么危险呢?”说罢,拿着一双亮亮的贼眼觑着吕星移。

      祝雪看她那模样,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她已经盯上吕星移,怪不得非要一起。

      心中叹口气,不知道这一路又要如何不平静。

      他们走得急,明日便要出发,一是因为吕星移身上的蛊不等人,二也是辟梦谷被朝廷追杀,时间越久越容易走漏消息,越不安全。

      说实话祝雪觉得这一趟其实如同深渊薄冰,群狼环伺,不知道师父是不是欠了辟梦谷什么要命的人情,竟是不顾自己徒弟们的安危,还是师父对他们过于自信,真的认为这不过是一场历练。而且苏禄禄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居然也被要求一起,虽然看情况应该是吕星移一手促成的,但师父直接满足吕星移的要求,也是奇怪。难道真的是师父欠辟梦谷人情?可惜祝雪只听到后半段,前半段的前因后果都不清楚。

      当晚,魏雎召叁人到她房中。

      “你们这次去,万万以保护自己为先。“魏雎推了推桌上摆着的叁个盒子,”这个拿着,里面分格密封了二十种毒药,和一颗还阳丹,还阳丹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我这里也只有叁颗,此次便都给了你们。“

      “师父,万万不可,这还阳丹弟子叁人合用一颗便足够,请收回其余两颗。“卫方覃直接回绝道。

      祝雪也知道这神奇的还阳丹,原着里苏禄禄救她的后宫之一的时候用过,那人被救了之后为报救命之恩直接以身相许了。没想到还阳丹原来是从师父这里流出去的。

      “方覃,不必多说。此次危险,你等拿了还阳丹我才放心。“魏雎摇头。

      最终还是推辞不过,叁人收了盒子,回房整理行李。

      苏禄禄有点怕祝雪,一出门就一溜烟地先走了。

      祝雪心道,后面有的是机会给你个教训。

      现在苏禄禄的离开倒是给了祝雪和卫方覃独处的空间。

      “师兄,你今天怎么不理我?”祝雪向来是个直球选手。

      卫方覃沉默了一会,答道,“难道不是师妹要跟我拉开距离?”

      他停下脚步,也不看她。

      “我……”祝雪不知道怎么反驳,她确实这么想的,没确定关系前先给彼此一些思考的空间,但她还没表现出来吧?

      卫方覃看她这个模样,哪里还有不明白,轻轻叹了口气,摸摸祝雪毛绒绒的脑袋,“师妹不必忧心,你我并未破身,你无需负责。”

      祝雪眼眶一热,突然理解了师兄的处境,自己就是个穿了裤子不认人的渣女吧?

      “师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别说了,没关系。”卫方覃打断她的话。

      “不是的!师兄你听我说!”祝雪拉住卫方覃骨骼分明的手腕,“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仅仅因为这件事就不清不楚地在一起!师兄应该考虑清楚,师兄真的喜欢我吗?”

      卫方覃颤了一下,眸子抬起,带着点苦涩,“师妹,相处四年,若你对我有情,这种情况下,你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说罢,挣脱祝雪的手,转身离去。

      祝雪留在原地怔怔发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