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听。”陆云烟说。
    “那……你的想法是怎样?”何溪问。她知道,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情后,陆云烟就已经和娱乐圈彻底脱离了。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邀约的是她心心念念过的季白导演。
    “我……”陆云烟迟疑不决,最后终是叹了口气:“让我想想,好吗?”
    “恩,好。”何溪挂了电话。
    断了电话后,陆云烟瘫在沙发里,目光无神地盯着在冒热气的花茶。
    想不想去,该不该去。这个问题困扰着陆云烟。
    失去孩子后,她没有再涉及娱乐圈的任何活动,就连之前答应蒋薇薇的综艺节目也推脱了。
    这是她心中的一个痛点。
    可是季白是谁,是她梦想了多少年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她的面前,可是,她迟疑了。
    陆云烟从上午思考到中午,始终没有得出一个结论。
    中午,顾以逑回来吃饭。
    陆云烟问他:“你觉得,我该去吗?”
    不需要解释,顾以逑一听就明白她说的是哪件事情。
    何溪接到季白那边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还是在他的旨意下才告诉了陆云烟。
    他夹了一块排骨放进陆云烟的碗里,声音很平淡:“你的想法呢?还想演他的电影吗?”
    陆云烟诚实的点头。参演他的电影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可能说放就能放的。
    “既然如此,那就跟随你的心走,不要有所顾虑,不要有所后悔。”顾以逑侧过头看着她,微笑:“还记得你说的吗?参演完他的电影,得到金球奖,你就会退出娱乐圈,回归家庭。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陆云烟有些动容,微弱的泪光在眼眶里打转,她伸手紧紧握住顾以逑的手:“下午带我去看看,我想看看他。”
    ***
    顾以逑推了下午的工作,驱车带陆云烟来到了城郊的墓地。
    墓地很宽阔,冷风潇潇,落叶遍地都是。
    “大家都来看过他了?”陆云烟问。
    “恩。”顾以逑握住她的手,往墓地的方向走去。
    陆云烟做完手术后,那团小肉球被他们妥善保留了下来,并且带到这城郊的墓园里安置下来。
    陆云烟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她没有勇气过来,没有勇气面对他。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出要来这里看他。
    墓碑很简单,只有简单的名字和最下方父母的名字,其余一概都没有。
    “顾旸。”陆云烟念着墓碑上刻的名字。
    念完后,她对顾以逑说:“你怎么知道是男孩?”
    得知怀孕后,他们两个人都很兴奋,连夜在那里讨论孩子的名字。
    最后,两人统一意见,给孩子取了顾yang。如果是男孩,就用顾旸,如果是女孩,就用顾阳。
    那时的兴奋,陆云烟到现在还能够感受得到。
    “医生说的。”出事时,陆云烟的孩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能识别出婴儿的性别了。
    陆云烟苦涩地笑了一下:“看来,我又是最晚知道的一个。”
    顾以逑揽过她的肩膀:“不用自责,孩子会懂你的。”
    陆云烟抬头,无声的看着他。
    顾以逑放开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在外面等你。”
    陆云烟感激的点头。
    她和顾以逑默契十足,常常她一个眼神顾以逑就都明白了。
    顾以逑走后,陆云烟在墓碑前蹲了下来。
    她纤细的手指摸过墓碑,墓碑很凉,凉意似乎一下子从指尖传达到她的心里。
    “对不起,这么久才来看你。”陆云烟与他说话:“你知道吗?刚…………”
    接近年底,冷风萧瑟。呼呼的寒风将她的话飘飘摇摇地吹散,吹远,吹往远方。
    顾以逑等在墓园入口处。
    白清隽一上来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她终于来了?”白清隽说。
    “恩。”顾以逑点头:“谢谢你没有告诉她。”
    白清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向远方。
    过了很久,他才说:“是老头子的旨意。他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陪在她身边,他已经很知足了。就不要告诉她真相,让她简简单单,没有思想负担的活下去。”
    更何况,老头子过世后,墓地就葬在顾旸的边上。不仅有个陪伴,陆云烟去看望顾旸时,他也能得到她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