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霸血 作者:王袍
    在冷箭心里说王革妖孽的时候,王革也在纳闷冷箭哪来的那么深厚的内力,他修炼的可是啊!
    说是第一内功或许有点过了,但绝对是绝技里边儿顶尖的,王革才刚刚入门,已经深受其益。
    他自以为内力已经很深厚了,如果能够熬到冷箭真气先耗尽,那无法再使用落月弓又其他方面废柴的冷箭就只能委屈的被王革虐了,可是真气先耗尽的是王革,王革也只有开始b计划。
    当白色光盾被轰破的瞬间,早已蓄势待发的王革身形横向一闪,意图避开冷箭的下一箭。
    但是由于真气消耗殆尽,王革的闪战法明显速度下降,而且距离也变短了,脚步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踉跄。
    萝拉挣扎着爬起身来,她虽然身受重伤,却是无法承受王革为她而死。
    咬紧牙关,萝拉含着泪一脸坚毅之色,她知道对于冷箭而言她制造不了任何麻烦,她爬起来,只不过是想为王革分担一下冷箭的注意力,为王革多博得一丝翻盘的机会。
    “好!妈的这回看他还有什么花招!”钱通贵兴奋的挥舞着绅士手杖叫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冷箭压根没有理会那走路都晃晃悠悠还试图吸引自己注意力的萝拉,他的双眼死死钉在王革的身上,嘴角挂着残酷的冷笑到此为止了,小子!
    他再次拉满落月弓,尽管他的真气所剩也不多,但在耗尽之前每一箭几乎没有差距。
    “嗖”
    白色气箭爆破虚空,白光一闪便穿透了王革的身体。
    尽管王革已经在被射中之前反应极快的扭动了下身体,这一箭还是洞穿了他的右胸,一个鸡蛋大小的透明窟窿出现在了那里。
    “不……”萝拉瞬间泪如泉涌,她本来是在努力和王革反方向移动的,试图带走冷箭的部分注意力,现在却是踉跄着转过身来向王革走去如果一定要死的话。也该有朋友陪在身边。
    “哈哈哈哈……”钱通贵笑得简直手舞足蹈,刚刚那个险些要了他性命的家伙就要死了。他怎能不狂喜:“冷箭!快!再来一箭!射他!射他!”
    冷箭得意的冷笑着,能够亲手扼杀一个未来武王的快感让他都快要高氵朝了,他一边缓缓拉开弓弦,一边欣赏着王革脸上的恐惧等一下!为什么这家伙的脸上,没有恐惧?
    冷箭皱起眉头,他看到胸前中了一箭站在那里都摇摇欲坠的王革竟然在笑。
    他就快死了,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带着三分的张狂、三分的邪魅、三分的残酷。还有一分肆无忌惮!
    这笑容可真讨厌啊……冷箭咬了咬牙,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可是究竟哪里不对劲他也不知道。
    摇了摇头,冷箭继续拉开弓弦,白色气箭在渐渐浮现、清晰。
    但就在这时,忽然这地下世界里光芒大盛,就仿佛是一颗光辉闪耀的骄阳出现在这里,那白到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填充了整个世界,别说钱通贵了。就连冷箭都是眼睛酸涩本能的闭上眼睛。
    空气中却并没有一点点暖意,相反的是气温急剧下降,原本就已经够冷得了。但现在却是冷到让人完全失去了知觉,仿佛连意识都被冰封了。
    冷箭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想要看个仔细,因为他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似乎死神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他看到那棵大树的主干上绽放出了神圣的光辉,渐渐所有的树枝树叶气根都亮了起来,而一个无比强大的意志在苏醒,那意志让冷静心中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甚至他想要匍匐在地上磕头谢罪。
    这个时候冷箭终于是想起来了,钱通贵告诉过他,这光明部的光明祖树是图腾。是偶像,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冷箭嗤之以鼻。不过是这些跟原始人似的家伙愚蠢的迷信罢了。
    可是他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那不是迷信,而是真的!
    该死的家伙……冷箭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王革会笑,原来王革之前做的都只是迷惑,下降的速度、变短的距离、踉跄的脚步,都是在迷惑冷箭,同时也让他的身体和光明祖树的主干保持在了一条线上。
    冷箭的白色气箭射穿了王革的身体,然后直接轰在了光明祖树的主干上,把主干轰出了一个磨盘般大的窟窿。
    当时冷箭当然注意到这一点了,不过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他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呢,只不过是一棵大树罢了。
    结果就是现在冷箭已经不能动了,他的身体已经被冻成了冰雕,而在他体外的寒冰还在不断的自动加厚着,很快,冰雕就变成了一个大冰块……
    果然成功了啊!王革的笑意更浓,冷箭他们不知道,王革却是亲眼所见过的,光明祖树是真的神一般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