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霸血 作者:王袍
    云履则是轻飘飘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双脚穿着十分舒适,竟然能够自动调整大小。王革站起来走了两步,只觉这才配得上某品牌运动鞋的广告词:xxx,非一般的感觉。
    就这种鞋子,地球上反正是造不出来。王革不知为何有种错觉,这修道流似乎在有些方面比科技流还要先进啊。
    至于道冠,王革觉得自己戴着很鸡肋,因为他的头发还是寸头,戴着反而是把颜值给扣分了。或许等养出长发来,戴着道冠才更好看吧。
    不过这道冠挺奇怪的,竟然会在两侧有着两根长长的雉翎,忽闪忽闪的,让王革不禁想到了吕布、宋江、穆桂英、孙悟空……
    这就是真传弟子的待遇吗?不知道跟其他等级的弟子有什么不同。王革把其他东西都收入了储物袋里,又都放出来,真是玩的不亦乐乎。实在是太先进了,科技流目前还达不到这种水准呢,以后挟带再多的东西都只要这比钱包大不了多少的一个储物袋就好了。
    王革走出耳房来,牛执事双手捧着守身玉,看着王革顿时两眼一亮:“王师兄,真是绝代天骄,英气逼人啊!”
    你才逼人,你全家都逼人……李德云怨气冲天的瞥了牛执事一眼,之前牛执事对他浑然不放在眼里,现在却大拍王革的马屁,两相对比李德云气得把牛执事都给记恨上了。
    再一看王革,李德云的怨念简直上通九霄云外下达十八层地狱——真的是很帅啊!
    但是李德云觉得如果是自己穿着这一身,也一定很帅。然后心里这个滋味就别提了,人家可是真传弟子啊,自己是什么?内门弟子而已,内门弟子之上是精英弟子。精英弟子之上才是真传弟子,真传弟子已经是当弟子的顶峰了。
    别看真传弟子也是弟子,但因为只有凤主、金凤长老和银凤长老亲传的弟子才能叫真传弟子。所以真传弟子的身份地位都比木凤执事要高,尤其是像王革这样凤主的真传弟子。在宗门里的地位那是能跟铁凤长老都平起平坐的啊!
    想到这里李德云心里更难受了,他之前为了能当个铁凤长老的弟子,还要跟张雅风拼死拼活的竞争,可是这个被他带进门的兄弟,却已经成了媲美铁凤长老身份地位的存在。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与此同时,在总务堂之外,王霏正在心里焦急不安的等待着王革。她不能跟进人事房里去。所以只能在外面等。李德云特意安排了一个手下,在这里陪着王霏,免得王霏这个天慧人被抓了去。
    因为王霏的绝美容颜,再加上天慧军装衬托得她英姿勃发,气质与这些外表看起来很柔弱的霓裳仙子们截然相反,所以显得她如同鹤立鸡群,每个路过的弟子见了都是不免要多看两眼。
    甚至还有一些弟子上来去问,李德云那个手下就赶紧解释是李德云嘱咐看着的人。毕竟李德云是个内门弟子,还算是有点脸面,所以有的问过也就算了。只是有的弟子却是长了心眼。急忙跑去通知他的主子。
    很快,一个身穿蓝袍的真传弟子在几个精英弟子、十几个内门弟子的簇拥之下,前呼后拥而来。
    男弟子们见了他都是急忙让出路来。唯恐招惹到此人。而女弟子们则是都连忙抛媚眼、扭腰肢、挽发鬓、挺胸脯,只为了能够引起此人的注意,哪怕多看一眼,就有可能攀上高枝改变命运呢。
    由于此人排场极大,王霏便瞅了他一眼。见此人生得骨骼精奇、相貌不凡、手中拿着一柄折扇卖弄风雅,确实是人中龙凤,但王霏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便立即收回目光,继续向着人事房方向张望。
    而那真传弟子在看了王霏之后。登时目光便直了,只觉此女果然是只应天上有何似在人间。
    心中火热。他把折扇摇得呼啦呼啦响,也顾不得卖弄风雅了。急忙快步走到王霏身旁,那被李德云派来守着王霏的外门弟子见了脸色都苍白了,慌忙弓着身子打招呼:“小的见过阳少!”
    他对那真传弟子的称呼,又让王霏惊讶的瞥了那真传弟子一眼。她听惯了这里的人都是称呼师兄师弟,却还是头一次听到被称为什么少,并且还要自称小的。
    原来这阳少本名钟正阳,乃是金凤长老钟国银之子,可算得上是凤魔窟里最大的仙二代。
    小的时候因为还不是弟子,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阳少”,后来他也修道了,但是他就喜欢听别人叫他阳少,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他是最大的仙二代,谁敢逆了他的心思?是以他就成了凤魔窟中的另类。
    这凤魔窟里,谁不知道他阳少乃是个横行无忌的小霸王?像外门弟子,根本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是以这外门弟子才自称小的,简直是以奴才自居了。
    那外门弟子见王霏默不作声,连忙狠狠瞪了王霏一眼,小声呵斥道:“还不快叫阳少?”
    王霏乃是堂堂天慧帝国的公主,自然有公主的骄傲,怎能叫人家什么少?王霏冷哼一声,只当没听见,回过头去继续向着人事房翘首以望。